港报社评:挣脱激进派綑绑,通过版权例修订--明报3月2日

时间:2017-12-01 10:06:35166网络整理admin

立法会今日再审议版权条例修订草案(下称草案),按政府日前宣布,若立法会本周未能通过草案,将会「就此作罢」基于未见泛民议员有迹象改变取态,草案被拉倒的可能性很大设若草案第二度夭折,这是泛民议员被民粹支配的政治斗争结果,即使泛民议员斗赢了,输的却是创意产业和香港经济泛民议员行事是否以香港福祉为念,再一次接受检验 版权条例修订已经拖拉了10年,政府于2006年开始谘询,2011年中提交修订草案,2012年在泛民议员威胁拉布下放弃恢复二读,首次拉倒2014年中,政府再提出修例草案,去年底提交立法会二读,泛民议员此际突然推翻共识,实行拉布,以要求点算法定人数方式阻碍草案审议至于泛民议员,基本上都不在座,致使开会7次有5次流会,草案审议了75小时,点算人数耗费逾30小时,连大律师公会亦认为草案被「绑架」了 修订合理业界需要,泛民应按专业行事 立法会议员其中最重要职能,是出席立法会会议,透过议事监察政府,把市民的声音带入议会;按议会程序处理相关事宜,泛民议员故意缺席,制造流会,实质有亏职守,并未履行议员责任另外,泛民一度要求政府撤回草案,先审议并无太大争议的其他议案,云云现在政府提出「作罢」死线,避免窒碍立会处理其他事务,泛民议员对此理应赞同才对可是,此际他们却说官员儿戏、意气用事和讥讽「官员太废」,说法流于信口雌黄,反映泛民议员为斗争而斗争、为反对而反对的一面,完全失去了理性讨论、善尽职责的能力 本港保护版权滞后,不单与作为国际都会的形象不相称,更直接和间接戕害了创意产业的发展业界殚精竭虑埋首创作,版权条例未与时俱进,现在传播手段方便快捷又无远弗届,作品可能在极短时间就传遍网络世界,本来的创意无价,却变成创意不值钱或回报小近年,本港电影等创意产业急速萎缩,部分原因与此有关另外,相关行业也大受影响,业界透露3年前,本港还有约300间售卖影片光碟的店舖,现在只剩下不足70间业界亦表示近年电影因为非法串流等操作,损失约三分之一票房上述情况,说明版权监管落后,变相扼杀创意和使一些产业消亡还有是若保护版权继续滞后,美国有可能将香港列入黑名单,届时本港遭受的损失,难以估计 版权条例修订除了有必要之外,修订内容应该服膺专业意见和判断大律师公会主席谭允芝和大律师公会先后表态支持修订草案,认为立法会应予通过,他们的意见值得重视和考虑部分网民对版权条例修订草案一知半解,凭想像以为会动辄被控告,但是擅长知识产权法诉讼的谭允芝认为,那些高举「反对网络23条」的人根本不认识这条草案,他们的担心没有必要谭允芝一再从版权法的原则理念、实践操作等说明草案已经平衡了各方利益;对于酿成的激烈争议,她不点名指出部分政治人物和有法律知识的律师、大律师危言耸听,把只属于私有产权的法案与公民权利挂鈎,并将之演绎成为政府藉法案打压自由谭允芝对此不以为然,直斥说法谬误 泛民议员之中,资讯科技界的莫乃光议员原本有类似谭允芝的意见,曾经公开表示版权条例修订之后对网民更有保障,应该通过草案不过,正如他在财委会审议拨款成立创新及科技局一样,因为要附合泛民「同僚」的立场,一再打倒昨日之我,加入拉布由莫乃光的例子,说明原本的理性思考和判断,在泛民的政治挂帅需要、反对需要和斗争需要下,都变得不理性而随波逐流版权草案陷于民粹淹没理性的泥淖,泛民议员被民粹牵着鼻子走,他们会否从「领导网民」或「被网民领导」的吊诡觉悟,担负起议员的基本角色和责任,将决定草案的存亡 激进派以破坏为乐,泛民勿被绑上战车 目前,少数激进议员视破坏立法会议事、瘫痪政府施政为乐事,这是他们赢取政治本钱以保住议席的手段,不可能改变其他泛民议员,数年前几经挣扎才摆脱了少数激进议员的覊绊,现在却那么容易再合流搞破坏;从政治光谱判别,泛民议员与少数激进议员从理念属性到选民基础,应该有所区分,现在都绑上了激进派的战车,泛民议员个中有什么盘算和考虑,从局外观察很难理解 激进议员一再说乐见泛民议员仍在参与拉布,说明激进派需要泛民议员参与拉布,才符合他们的利益泛民议员与激进派有区别的政治生态,应该再度清晰显现;版权条例修订草案从必要性、专业层面以至为推动香港经济,都应该通过,期望泛民议员挣脱激进派綑绑,把以香港福祉为念的心志,在审议版权条例草案显露出来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