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报社评:习核心推新权威新民主,反腐辣招还靠舆论监督--明报10月31日

时间:2019-05-22 03:03:00166网络整理admin

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上周结束,确立习近平为中共全党的核心,并通过了《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和《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两个党内法规习近平确立为中共新的核心,将极大强化他个人的领导权威而他在两个法规的制订中,亦强化党内民主高层大权集中,基层保障民主,这将成为「习核心」新体制治党治国的新基点不过,中共要完胜反腐,在民主监督上还应该迈开更大步子,既要迅速推动高级官员财产申报公开,更要放开舆论监督这样,才会在派出巡视组这种非常手段告一段落后,依靠人民群众,真正达至「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境界 中共建党后,先后形成了毛泽东和邓小平两代稳定的「领导核心」邓小平交棒至江泽民,并封其为「第三代领导核心」到胡锦涛时代,则是「分权管理」的时代,政治局「九个常委九把号,各吹各的调」结果,政令不出中南海,胡锦涛的大管家令计划拉帮结派、另立「小中央」;而高层腐败则是「雪崩式」恶性蔓延现时,习近平成为新的领导核心,也可以说对胡锦涛时代评价不高 习近平执掌大权后,成立10多个中央领导小组,显然是汲取前任胡锦涛的教训,归拢大权值得一提的是,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的社论称:「党的十八大以来,在治理腐败、化解产能过剩、治理房地产泡沫等问题的实践表明,过去一段时间,党的集中统一的政治优势不是增强了,而是有所削弱」这段话显然是意有所指,这种「弱化」状况的出现,相信不仅是地方利益集团作祟,中央部门也有「使横手」的因此,这也是习近平需要在六中全会就加封「核心」的难言之隐 中国几千年的历史,留下了中央集权的制度;中共90多年的历史,也形成了代代相传的「核心」体制,客观看都有一定的历史必然性30多年前,改革开放之初,北京也有理论家提出「新权威主义」,认为没有强而有力的中央领导,是难以破除顽固的保守势力十八大召开后,北京亦有人重提「新权威主义」,否则难以克服既得利益集团阻碍改革和反贪腐的藩篱相信,「习近平核心体制」的成形,不但影响当下,左右明年十九大,而且也渗透至2022年的中共二十大以至更远 与中共高层进一步集权相映成趣的,是今次六中全会同时强调:「党内民主是党的生命任何党组织和个人都不得压制党内民主、破坏党内民主党员有权向党负责地揭发、检举党的任何组织和任何党员违纪违法的事实,提倡实名举报」可以见到,习核心「新权威」,也包含「新民主」,即较前任更强调保障各级党组织尤其是基层党员的民主权利同时,透过这种党内民主的监督作用保障「政令可出中南海」,习核心体制的大政方针得以贯彻落实 中共之前的政改思路之一,曾有「通过党内民主带动社会民主」之议六中通过的党内监督条例,目前还未见公布全文,但是相信至少包括两个内容,一是政治上的路线政策;二是反贪腐十八大以来落马高官成灾的状况显示,各地诸侯、封疆大臣是重灾区,「谁来监督省市第一把手」一度成为大问题,中央钦差式的的巡视组因此应运而生六中之后,党内民主监督若然能够形成气候,相信对于「省市一把手」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常见病,以至带头腐败、集团腐败之恶习,能够形成有力的遏制作用 不过,这还是不够的十八大以来,不听劝告顶风犯案的高官还是不时出现,不少省市在中央巡视组到来时暂时收敛,巡视组一走便照贪不误,往往被巡视组杀「回马枪」时逮住4年来,中纪委和中央巡视组可谓「铁腕反腐」,毫不手软,毫不留情,但是在当下内地「权力和市场高度结合」的现况下,贪婪的魔鬼往往能够引诱脆弱的灵魂去突破薄弱的制度,「不敢腐」尚未真正做到,「不能腐、不想腐」还只是努力方向故此,党内监督还是不够,还要借监国际反腐的成功辣招:阳光政策和舆论监督目前,中共党员干部已有内部申报财产制度,那么何不将高级官员的财产公之于众呢加上放开舆论监督,除去「官官相卫」的保护罩,相信有广大人民群众帮助,高官去除遏抑心灵中贪婪的魔鬼,中纪委便省事多了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并且不代表路透立场 **如欲提取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