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夫妇做试管婴儿 竟被植入别人胚胎(图)

时间:2017-08-02 05:12:50166网络整理admin

韩女士多么希望4月1日那天她接到的电话是个愚人节的玩笑,这是完成胚胎植入手术的第二天,医院的医生告诉韩女士,她体内植入的是别人的胚胎 怀揣有个孩子的愿望,历时一年的检查治疗,李先生和妻子韩女士希望通过试管婴儿技术为俩人带来爱的结晶,却发生了这样的事,这让李先生和韩女士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他们向负责手术的昆华医院寻求解决,但李先生表示,院方的态度让他们觉得心寒对此,昆华医院相关部门表示,医院并未回避此事,正在积极配合解决 夫妇做试管婴儿求子 家住昆明市官渡区某小区的李先生和韩女士是一对结婚5年的夫妇,他俩一直很恩爱,却没有孩子李先生今年38岁,韩女士则35岁,拥有孩子的愿望愈发强烈听到朋友说昆华医院可以做试管婴儿,李先生和韩女士便决定试试 “试管婴儿”指的是“体外受精和胚胎移植”这是一种特殊的技术,是把卵子和精子都拿到体外来,让它们在体外人工控制的环境中完成受精过程,然后把早期胚胎移植到女性的子宫中,在子宫中孕育成为孩子 韩女士说,这是个很漫长的过程,2013年3月4日,韩女士就和丈夫李先生一起来到昆华医院,经过检查后,两人符合试管婴儿的条件,医院便为韩女士夫妇建立了一个病历,随即开始了治疗流程 2013年8月16日,韩女士第一次移植胚胎,但并未成功,经过半年的调养后,2014年3月31日14时,韩女士进行了第二次移植据韩女士说,当日,做该手术的大致有十几名女士14时15分左右,她听到手术室门口的护士在喊她的名字韩女士表示,该护士对他们夫妇二人的身份进行了比较详细的核实,随后,韩女士进入手术室躺在了手术台上“手术大概持续了5分钟,非常快,几乎没什么感觉”韩女士说,她记得前来为她进行手术的医生并没有再次核实她的身份,就进行了手术 被植入的却是别人的胚胎 手术后的第二天,即4月1日20时许,一直为韩女士夫妇做治疗的医生给韩女士打来电话,“他在电话里说,有件事他不知道怎么说出口,但必须让我们知道我说没事,你就直说吧他就说昨天的手术中出了问题,植入我体内的并非是我夫妻俩的胚胎,而是别人的我一下就蒙了” 李先生和妻子韩女士希望医院道歉,但愿意把孩子生下来 韩女士的母亲过来询问,韩女士只得说出原委,却不想这让老人当场晕倒安顿好老人后,韩女士赶紧把这事告诉了丈夫,夫妇俩商量后,决定去医院找医生理论 李先生说,这次沟通双方都不愉快接待他们的包括当日主刀的马主任李先生表示,马主任说导致手术失误是因为护士没有喊对名字“这不可能,她当时明明核对了我们身份的”韩女士说,马主任这种推卸责任的做法让他们很不满 据韩女士表示,院方当日提出,由于他二人的胚胎还在,可以帮他们重新进行胚胎移植手术,手术费可以免,如果一直不成功将免治疗费用,但药费仍要他二人承担李先生说,最让他和韩女士不满的是,医生让韩女士停药“他说是等14天,来个月经就完了” 韩女士表示,这种轻描淡写的说法让她很气愤“这不是一般的医疗事故,他们想就这样解决了?”韩女士解释,胚胎移植后,每天需要口服一些药物帮助胚胎存活,否则一旦停药,胚胎会迅速死亡韩女士认为,院方的态度让她非常失望 4月3日,院方再次打来电话李先生称,医院表示如果现在愿意解决此事,医院可以赔偿几千元,否则就只能等14天李先生表示,这赔偿的金额几乎是“白菜价”他表示院方的态度让他寒心,于是再次拒绝 院方:承认医疗失误将积极配合解决 昨日,记者赶到昆华医院生殖遗传科,17时,在为李先生夫妇主刀的马主任门诊室门外,有不少夫妇在等待检查该科室一位医生表示,出现这种事情确实是工作失误据他称,在4月1日确诊后,医生就发现了这个医疗错误,及时通知了韩女士夫妇,而这种意外以前从未发生过 据悉,昆华医院自1997年就开展了体外受精、胚胎移植术,云南省首例试管婴儿就出生在昆华医院,相关技术在云南省是比较成熟和先进的,出现这种问题是17年来的首次,该医生表示,目前已经通知韩女士停止服用支持胚胎发育的药物,如果胚胎发育成功,也建议韩女士中止妊娠,否则后果可能将会由韩女士夫妇自行承担 随后,昆华医院相关部门向记者表示,医院方面并未回避此事,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正在与当事人联系积极寻求解决 目前,李先生已经向省卫生厅举报此事,卫生执法部门已经介入调查李先生称,不会放弃通过司法途径解决的权利 对话 别人的胚胎被移植到了体内,这怎么办?当事人说: “这孩子是个生命,我愿意把他生下来” 记者:当时为什么会选择做胚胎移植术? 韩女士:我快35(岁)了,老公也38岁,结婚多年一直没有孩子,我们很想有个孩子确实下了很大的决心,因为这件事家里的老人都不理解,不少亲戚和朋友也不理解,我俩顶住了很大的压力,但一直坚持,也算对这个医院的信任吧 记者:治疗的相关费用应该不低吧? 韩女士:不包括一些其他的资费,光是手术费和药费就要3万5,我和我老公都是工薪阶层,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所以说他们提出的赔偿实在不值一提 记者:孩子的生理父母是否错植了你们的胚胎? 韩女士:没有,医生说只有我移错了我猜可能是当我做完手术他们就发现了吧因为我们留在医院的胚胎不止一个,孩子的父母应该正常移植了他们自己的胚胎 记者:那就是说孩子的生理父母也许现在并不知情? 韩女士:他们应该不知情,也许医院想把这件事变成我们一家的事情今天在向卫生厅反映情况时,我也提出了这个诉求,我们认为这孩子的生理父母有必要知道这件事 记者:您对医生的态度有什么意见? 李先生:这事出了,家里的老人知道后很受打击,天天茶饭不思,我就跟医生说,麻烦他们打个电话给老人,说可以解决,让他们放心,我都教了他们该怎么说,但是最后一直都没打,这让我很寒心 记者:目前你们对院方有什么诉求? 李先生:首先要求相应赔偿,此外我希望相关责任人公开道歉,另外希望医院能保护好我和妻子已经培育好的胚胎 记者:现在有什么打算?准备重新移植胚胎么? 韩女士:不,我要等14天这孩子到了我的肚子里,也算跟我有缘分他是一个美好的生命,我有责任保护他所以我没有停药,继续在为他提供支持,如果14天后他成功着床了,那我会把他生下来,当成我自己的孩子 记者:李先生,您同意您妻子的决定么? 李先生:她跟我商量过的,我非常赞同,我们会对这个孩子负责,将来他的生理父母,我们也会容许探望,如果有法律纠纷,那就要交给医院方面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