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移民家长联手强烈反对 加州学区新版性教育同性恋教材出局(图)

时间:2017-08-01 16:16:09166网络整理admin

针对充满争议的新教材,学区委员各持意见,投下正反2:2票数,因赞成票未多过反对票,库市学区不接受新教纲,反对家长于会场外大肆庆祝、欢呼(记者林亚歆/摄影) 会场中所有椅子都坐满,许多家长集中在会场后面的阶梯(记者林亚歆/摄影) 在库市联合学区吵得沸沸扬扬的新版性教育教材,28日晚上于学区最后表决,学区委员麦坎达(Soma McCandless)以利益冲突为由离席,退出表决学委赵良方、潘欣欣投下反对票,沃格尔(Phyllis Vogel)与柯萨(Anjali Kausar)则投下赞成票,因赞成票未多过反对票,学区不接受新教纲,反对家长于会场外大肆庆祝、欢呼 下午开始,大批反对的家长集结学区办公室门口,身穿黑衣、黑裤手拿标语抗议,并游行至28日晚间开会地点Nimitz小学过程中,支持与反对家长轮番发言,不少家长听闻支持言论时在台下鼓譟,也有支持者称呼反方为“流氓”,指称“上台或说真话可能会被霸凌”一来一往场面火爆 参与游行与会议抗议的家长大部分由华裔和印裔组成参与游行的家长耿琴表示,家长不反对学区有正常的性教育,可多阐述生理改变、结构与卫生和保护意识,而不是完全专注于如何“执行性行为”,且应让更多家长查看教材,“我们对多元族群不歧视,但不代表保守家庭的想法可以被歧视、摒除,应该要平等对待,不能不管我们的想法” 负责收集连署的家长Minna Xu表示,性教材受到很多家长关注,线上连署两天就有约2000个签名,25、26日的周末在库市图书馆等地点也收集超过1000份纸本签名,“纸本签名者都提供地址证明为学区家长,希望给学区压力” 许多民众也针对学区决定课纲的过程表示抗议太平洋司法学院(Pacific Justice Institute)律师哈奇(Ray Hacke)在发言台呼吁,学区应给家长更多时间,“很多家长没办法在上班时间到学区查看教材,且实际开放时间仅短短一周”他强调,学区应开放线上版本,让他们真正了解内容、提供意见,再来讨论是否合宜 反方家长李佳桦提到学区搜集的调查数据、人数不足以代表全部家长,“学区要钱的时候要志工打电话、寄电子邮件、透过老师确保家长知道募款,但当这类调查、教纲改变时,却这么草率、匆促,很不公平”她强调家长不是反对性教育,而是反对仓促决定的过程 库市教育基金会主席、同时也身为20多年库市科学教师的布朗(Kai Brown)则支持新教纲他表示,父母应更相信专业老师和学区的决定,“很多反对的家长提到内容太露骨,但相关词汇、观念已充斥于中学校园,不管家长认为什么” 他认为课纲更应加入性虐待、强暴等更黑暗的议题,“有些学生处于这些危险情况却不自知,“知识就是力量,如果家长觉得有顾虑,就选择退出(opt out),但不要影响他人权利”也有高中生发言表示,关于教材提到的内容,7年级生了解的比家长多多了,“及早学习才能真正预防性病和怀孕” 海德初中(Hyde middle school)科学老师伍利(Barbara Wooley)表示,三种性交方式与各类性病的介绍从1995年她开始教书就有了,新加入教纲大部分是多元族群(LGBTQ)的内容,“教纲跟教学内容、方式不一定相关,且这些有异议的家长应该几乎没跟高中老师谈过”她强调,选择退出(opt out)几乎是不可能,“我们不是把课程分成一段一段,不可能教到一半要说某些内容时请学生出去” 阿波罗网编者注:LGBT是英文女同性恋者(Lesbians)、男同性恋者(Gays)、双性恋者(Bisexuals)与跨性别者(Transgender)的首字母缩略字另外,也有人在词语后方加上字母「Q」,代表酷儿(Queer)和/或对其性别认同感到疑惑的人(Questio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