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谋杀韩晓光?

时间:2018-01-03 10:17:23166网络整理admin

2012年11月8日,我接到一个自称姓张的年轻人的电话,他说是大连嘉信国际酒店老板韩晓光的保镖,受他大哥的委托,从海外网站的有关批评薄熙来的文章里,找到我的名字和电话号码,经核实是我本人之后,他说,韩晓光已经找了我很久,非常想念我,现在终于找到了,要尽快与我通话,我又惊又喜,五味杂陈,因为韩和我一样,遭受薄熙来迫害,曾在2001年初被捕,与我同时关押在大连开发区看守所,时间大半年,后来,我调往大连姚家看守所,韩晓光还羁押在那里,2002年5月7日,其妻李岩峰不幸在大连飞机空难中死亡,由于韩晓光与大连市长薄熙来的政敌---原大连市委书记于学祥,市工会主席高姿,市委宣传部长董长海等人关系密切,而且,她太太李岩峰是国家安全部人事司司长助理,正在与北京中南海高层周旋,千方百计地营救先生,那天是周末,她准备乘机去大连开发区看守所给韩晓光送衣服和食品等,并随身携带了胡锦涛和李先念女儿写给大连有关方面的信件,这是她第二次到看守所送东西,那时按规定,他们不能会面,但可以通过狱警转送物品,我曾读过李岩峰随书夹带的照片和纸条,韩晓光文化水平不高,我便把信件和书籍读给他听,也看到了照片上的他的儿子,孩子才5岁,虎头虎脑的,非常可爱,我读信时,他泪流满面,李岩峰送书的名字是《幸福的日子重要回来》,我说,你别哭,你们会团聚的,你老婆送书的目的,就是让你坚定信心,野心家薄熙来总有一天要垮台但随后不久,李岩峰葬身大海,死的不明不白,即将出版的《姜维平狱中回忆录---活人墓》里有详尽的情节描述 “五七空难”发生后,韩晓光与大连许多知情者怀疑购买7份保险的秘密警察张丕林,是薄熙来及其党羽的替死鬼,此次震惊世界的空难是薄熙来及其盘踞在大连的死党一手操控的,目的是杀李岩峰灭口,因为李曾以公布薄熙来和谷开来的贪腐丑闻而危及他的政治前程,这一情节与英籍商人海伍德类似 2006年初,我出狱后展开明察暗访,曾多次打电话,与时任嘉信国际酒店的领导,韩晓光的弟弟韩晓华联系,请他帮助我找到他,进一步了解事实真相,但其不予配合,2009年初,移居加拿大之后,我一直把此疑案挂在心上,受2012年2月6日王立军事件启发,联想薄熙来在那一天去了昆明,而2002年5月7日,薄熙来去了德国,是辽宁省委书记闻世震指挥“五七空难”善后事宜的,更加感到可疑,故首先在香港《脸谱》杂志披露了此案疑点线索,后被海外媒体广泛转载,引起轩然大波,但没人找到知情者韩晓光,也无法深入调查“五七空难”的真实内幕,至今存疑 11月9日早晨,在阔别10多年之后,第一次接到狱友韩晓光的电话,原以为薄熙来倒台后,他一定扬眉吐气,事业发达,不料他不仅企业被搞垮,资金被转移,生活陷入贫困,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而且,至今还在薄熙来余党的追杀之中,他说,如果你不尽快把我的遭遇告诉全世界,我将很快被他人灭口,随后,他的助手小张发来多份文字材料,足以证明韩晓光确实曾被人绑架过,险遭灭口,但究竟谁是韩晓华的后台,他为何目无法纪,肆无忌惮,我疑虑重重,由于现在我不能回国采访调查,无法核实每一个细节的真实性,而又时间紧迫,人命关天,帮助韩晓光为要,就原文刊出“杀手”的自述,恳请中国有关方面依法处理此案我怀疑此案是薄熙来余党策划的,可能韩的亲友都还被蒙在鼓里,被其利用,故自己加上了标题,特此说明由于“杀手”的文字表达能力有限,错字较多,为保持原貌,以下两篇证词的内容,我没修改一个字 本人自述材料之一: 我叫杜振华,男,1983 年 11月 15日 出生,身份证号为220103198311152135,家住吉林省长春市农安县 从2011年正月初五起,我的朋友,一个叫大斌的人雇用我参与一起绑架韩晓光,并预谋假意帮忙韩晓光逃离,在路上将其杀掉的不法行为,我先后收了大斌,小于还有小胡他们108万费用后本想放弃杀人,但是他们找人一直跟着我而且他们一直没有放弃想让我杀死韩晓光的想法,在这期间我一直在他们的控制之中,再来大连的路上我一直想怎么能摆脱那两个人的控制向韩晓光说出事实的真相,到大连以后我和一直看着我的那两个人说只有我才能接近他并让大宝小黑找个地方先住下来等我,就这样我摆脱他们的控制与王兆凯,王恒见的面,王兆凯向我诉说了这次来大斌交代我们的事情(找机会他身边没有人的时候把他弄死)并让王兆凯转告我和王恒事情办成之后会有一笔一辈子花不完的钱给我们,我对王兆凯和王恒说以前咱们一直就不想害他现在更不能害他,等见到韩晓光把事实的真相都跟韩晓光说了韩晓光听后很感激我们,说他能理解我们当时的处境,说不管是什么原因你们没都没害我并救了我我感谢你们韩晓光还对我们说了他遭薄熙来等人的迫害,无辜被关押,为洗清莫须有的罪名,他的老婆李岩峰从北京来大连递交申诉材料,遭遇五七空难,造成家破人亡还说他是一个很成功的企业家,在英国,美国,都有宾馆,在大连投资过很多生意,一年给国家交的税务就一亿多,支付银行利息近亿元,还跟我们说他做过许多帮助过社会的事包括大连很多的大学的图书馆都是他捐钱建造的提供过近5千多下岗人员在就业机会,我们听后很大感慨我们三个在一起的时候商量说我们不能让一个这么好的人这样成功的企业家承受这不白这屈我们必须得把事实的真相全部说出来 愿意向公安部门如实反映我参与和我知道的这伙人内外勾结、绑架,图财害命、预谋杀人的所有情况,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2011年正月初五,我接到了大斌的电话,让我到公主岭去帮他做一件事,因为我们经常在一起谈一些事也算是朋友,当时接电话我就问他办什么事,他说过来后在说,我就坐着客车去了公主岭到公主岭的时候,大斌去接的我,让我和他去一趟大连或北京,我说什么事这么着急,他没告诉我,说完我俩就往一个饭店走了,他说去吃饭(饭店在一个广场附近,叫什么豆腐)到了饭店后看到几个人,大斌给我介绍,一个叫四哥,一个叫小白(大斌的外甥),一个叫樊中民,一个叫麻庆市,最后给我介绍的那个人说是大斌的大哥叫韩总(名字没有说,后来知道叫韩晓华,我以前听大斌提到过叫韩晓华的人,今天才真正的见到了他),在吃饭的时候韩晓华接了个电话,说去大连,韩总就在电话中问:对方什么时间到之后韩总跟大斌说,胡电军说明天到大连,当时我也不清楚他说到大连是什么意思,这时韩总对麻庆市说给你们拿一千元钱,你带着他们俩(我和小白)坐客车去大连,我们车里坐不下还要去接一个人一起去大连,接什么人当时还不知道,当时开的是樊某的黑色奥迪车,我们三人就去买了大客车票走之前大斌给我拿了一万元钱告诉我这是去大连办事的费用 到大连的时候已经是初六的早晨四点多了,麻庆市就带着我们去了一家大酒店,麻庆市还说他是这家酒店的保安,大斌在酒店干桑拿,韩总是这个酒店的副总,韩总的妹妹韩晓云是总经理,说完后就带着我和小白住进了酒店,大约下午4-5点钟的时候,大斌来了说韩总晚上带你们出去吃饭,吃饭的地方就在酒店的对面,是一家茶餐厅,进了茶餐厅以后,我看见又多几个人,当时韩晓华介绍了其中一个,说这个人是公主岭安康精神病院的张志刚大夫,还有一个郝经理(大斌介绍郝经理是韩总的妹夫)我们在一起吃饭时,韩晓华和大斌说今天的事一定给我办好,事成之后,我会给你们一笔可观的费用,我说不是给拿钱了吗大斌说那只是来大连的费用,事办成了还有不少钱等着你,我问干什么给这么多钱,他说有个人欠了酒店很多钱,今天他就从北京回到大连,咱们把他抓住,跟他要钱,他如果不给,把他当成精神病给他拉到公主岭安康精神病医院去,把他当成精神病给他治治病,过几年在给他放出来回到酒店以后又换了一个房间,当时有韩晓华,郝福春,大斌,樊中林,四哥,张志刚大夫,小白,麻庆市,还有我,后来又来了一个人,那人我认识叫佟超(他是大斌的小弟)郝福春跟我说让我好好帮大斌办事还说他在大连有一个咖啡店,就连这个酒店也是他们的,还说他们在大连很有实力,这时樊中林说人都到齐了我们在一起开了个会,樊中林开始说,他拿着面袋先把人头套住,然后你们把人绑起来,千万记住把手脚都绑住,把人嘴堵住,然后在拿床单把人包起来抬走大斌随后说把酒店的所有监控都关了,这时郝经理说这个事他办,后来韩晓华,郝经理,大斌和樊中林,都说研究这么些年了,我今天最后一下,一定得成功我这才知道这件事他们早有预谋大斌和韩晓华说那两个保镖怎么办了韩晓华说,让老胡安排洗桑拿去了,我们12点多在动手,因为那时酒店的工作人员都下班了,我在把前台的人都支走,到时酒店的监控都关掉以后我们就动手,大斌说,如果上去(被绑的)人不老实,张大夫你就给他打一针,樊中林说,不行的话,我就桶他几刀直接弄死它,之后,韩晓华和郝福春就走了,到了晚上12点多的时候,大斌接到了一个电话说知道了,然后对我们说,走吧上楼,上楼的时候大斌樊中林、麻庆市拿着事先准备好绳子、面袋、我们到了一个房间的门口(记不住几楼了),就看到韩晓华已经在门口等着了,这时韩晓华拿出了一张房卡打开了房门,并跟我们说,你们进入房间上楼的时候小声点,别让他(被绑的人)听见,开了门以后我们就悄悄进去了,上房间里的二楼时,大斌在最前面,后面跟着的分别是樊中林、四哥、佟超、小白、麻庆市、我、张志刚,到了二楼大斌慢慢开了房间门,并喊了一声上,这时樊中林冲上去把那个人的头用事先准备的袋子套上了,然后大斌把房间的灯打开了,然后佟超、小白、四哥也冲上去把那个人从床上拉到了地下小白和四哥按住那个人的一只手佟超按住另一只手我按住那个人的脚,大斌用绳子、绑住了那个人的手,这是这个人还在挣扎,大斌就用脚踩住那个人的背,让佟超把那个个人的脚也绑起来,樊中林找了一条毛巾把那个人的嘴给堵上了张大夫给那个人打了一针,没过一会就看那个人在地上不动了,大斌拿出床单把那个人(一丝不挂)包了起来,我们往出走的时候我看到大斌在翻抽屉,我看到了那个抽屉里有很多钱还看到大斌找到了一个布袋带往里装钱,并说一句就他妈这么点,当时佟超先把电梯的门打开我和小白、大斌、樊中林、四哥,把那个人抬出去上了电梯,到了酒店楼下的时候,那个被捆绑的人好像有点知觉了,樊中林就说了一句,别乱动,在动就弄死你,这时大斌说把枪和刀都收好,快出酒店的时候我听到了好像有对讲机讲话的声音,我当时心里有点紧张,出了酒店我打开事先停在酒店门口的车的车门(就是樊中林的那辆奥迪车),小白和佟超把这个人放在了车座底下,樊中林说快点上车,上车后小白和佟超用脚踩着那个人开车的樊中林(樊中林自己的奥迪车),刚走的时候张大夫问樊中林还记得路吗樊某说没事前面有领路的,在樊中林车前带路的是一个奥迪Q7吉普车,那辆车一直把我们带到上高速的收费站口才掉头走的,车刚上高速不久,那个人就醒了,说了一句话(可能往车上扔那个人的时候把堵在他嘴上的毛巾碰掉了)你们想干什么,你们别杀我,你们想要什么,就听到张大夫说了一句,你自己做什么事情你不知道吗你要是还不老实,我就在给你打一针,樊中林说,不行就一抢打死他,然后把他扔到没人的地方,接着樊中林和我说让我拿毛巾把他嘴堵上,大约走了一个多小时,我看见那个人呼吸有些困难,而且小白和佟超还在用脚踩着,我开始有些害怕了,我把堵在那个人嘴上的毛巾偷偷的拿了下来让那个人出口气并把他头上的袋子掀了起来,这时他开始小声对我说,他是酒店的老板韩晓光,这时樊中林说,把他嘴堵上,我才又拿毛巾堵住了他的嘴,樊中林还说,你要是老板还能欠酒店的钱,你真他妈能胡说八道,你要是再说话就拿刀弄死你,这时张志刚说,不行就在打一针,打完他就老实了,过了没多长时间,我就和樊中林说,这个人儿的呼吸有点困难,还是把他嘴上的毛巾拿下来吧,樊中林说,要是拿下来,他就胡说八到,这时我和这个人说,我要是把你嘴上的毛巾拿下来以后,你就不要说话了,这个人点点头,我把他嘴上的毛巾拿下来以后,还把他扶起来坐在我身边,还给这个人点了一支烟,他对我说,谢谢,这时樊中林很气愤说,你要是吸烟我就弄死你,还把我骂了,因地上太凉还没穿衣服,我让这个人靠在我的身上休息一会,大约第二天早上四五点钟左右的时候到了公主岭安康精神病院我把这个人背到了他们准备好的一个房间,张大夫对樊中林说,放心吧,这个病房这边很少有人,也好久没人住了,我记得很清楚是103病房,到了病房后我松开了绑在这个人手和脚上的绳子,把蒙在头上的袋子也拿下来我扶着这个人躺了下来,他问我一句,这是什么地方,这时张大夫进来了,说这个是精神病院,在那现在还不能告诉你,这个人就说,他没有精神病把我弄到这干什么张大夫没有回答,找了几个人(当时都穿的是白色的大褂,应该是医院的人)强行把这个人按住给他打了一针,我看这个人一会就睡过去了,睡之前说了好几次,我才是酒店的老板,到了大约上午八点多的时候,大斌、四哥、韩晓华、郝福春、麻庆市、他们开了一辆奥迪Q7吉普车到了医院,大斌让小白叫我到隔壁的102病房,问我那个人一路上老不老实,说没说什么,我说挺老实也没说什么,这时韩晓华和郝福春也进来了,说咱们出去吃饭吧,大斌问张大夫能行吗,张大夫说没事,你们去吧,那个人一时半会也醒不了,郝经理开车拉着我们(大斌、韩晓华、四哥、佟超、)去了一家饭店,小白和麻庆市留在医院看着那个人 吃饭的时候,韩晓华说,你们办得不错,放心我不会亏待你们,当场给了我、佟超每人500元,说,你们先拿着买烟,大斌对我说,放心吧,这个事成了以后韩晓华不会亏待你们,当时那个郝福春很高兴的说你们辛苦了还给我们倒酒,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大斌接到一个电话说人来了,就出去接人了,不一会大斌带着8个人来到了饭店和韩晓华说,现在看守的人够了,我一会给你们安排一下(轮流看守的)时间,吃完饭后郝福春说我们俩先回大连,然后他和韩总(韩晓华)开车就走了,我们回了安康精神病医院,大斌分别把我和三个不认识的人安排到早班(早上八点到下午四点),把佟超和另三个人安排到了中班(下午四点到晚上十二点),把四哥和小白,还有另外2个人安排到晚班(晚上十二点到第二天早上八点)因我在早班看着那个人,有时给他打针之前还跟我说说话,打完针之后他就昏昏沉沉睡过去了,记得第三天(正月初十)张大夫没来上班,忘了给那个人打针,我换班的时候看到他很清醒,在没人的时候,他和我说,他是大连嘉信酒店的老板韩晓光,我问他那你怎么能欠酒店那么多钱呢问我谁说的我就问他认识大斌吗说到这,四哥回来取东西看见那个人没睡觉就说,平时睡得像个死人,今天怎么这么精神,你要是不老实就把你绑在病床上,要不然就把你送到那个院子里和精神病关在一起,说完就走了,因和我一起看着的三个人来了,他就没在说什么,到了第二天早上(正月十一)我又换班的时候,在打针前那个人看见我自己在病房,就和我说,大斌是他酒店桑拿的,到酒店差不多有一年了,还说他肯定是大斌和韩晓华把他抓来的,又说,他弟弟韩晓华怎么那么傻,能和外人一起来骗他的财产,还有韩晓华是不是被骗了,他这么多年的努力就是为了他们,他们怎么能这样,他看和我一起看他的那三个人来了就再没说什么,这时我说出去上厕所,走到102病房的时候,我听到大斌说,就算咱们不杀他,把他关上五六年,到时候就是出来也变成真的精神病了,就算没病出来以后人脉也都变成我们的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把他的财产都变成咱们的,就算他能活到那时也对咱们没有威胁了,就是有心也整不倒咱们了,也不能把咱们怎么样,我还听里面有人说,做事就做利落点,干脆把他弄死算了,这样咱们还省事听到这里我就知道这事没这么简单,他们可能是想把这个人杀死谋夺他的财产,听到这里我便走了,等我回来时大斌把我叫了过去,对我说,我和你樊哥考虑了一下,还是让你把这个钱挣了吧,樊某对我说,你先听大斌和你说的这个事,然后考虑考虑,你不光能挣到韩总(韩晓光)之前答应给你的那笔钱最少也有几十万,办完这件事后还能得到100万,你想想过百万在你家是什么概念,让你家里衣食无忧,父母也不用在辛苦的挣钱了,他们都那么大了岁数了,你也得为他们想想,我问大斌,什么事,他犹豫了一下,大斌把我领到一个没人的房间(105病房)和我说,和樊中林商量了一下,这几天就看你和韩晓光说话,韩晓光可能会相信你,因为我听樊中林说在来公主岭的路上,你把韩晓光嘴上的毛巾拿下来还给他点一支烟,到医院后,你还给他抽的烟,他应该对你没有太大戒心,你如果把这件事做成了,韩晓华会好好照顾你全家的,而且过百万也足够你家活一辈子了,听到这里我有点动心了,就说斌哥你说,什么事怎么办吧,大斌就给樊中林打电话让他来105病房,樊中林来了后,大斌说,那个人对你没有戒心,你和他说你要救他出去,然后在逃走杀的路上把他做掉(就是韩晓光)我说这是杀人,不敢做,大斌就对我说,如果连韩晓光的爱人也死了,你得到的就不止200万了,你会得到更多的钱,可能要比这多一倍,听后我动心了,我问大斌韩晓华真的能保住我吗,樊中林说,你就放心吧,韩晓华说到做到,之后我问大斌计划,并说想想,大斌说不用想,几百万你几辈子才能挣到,我跟大斌说你让我想一会,给我点时间,之后自己去厕所抽个根烟,冷静的想了想,寻思我家现在有很多外债我不干的话我家可能这辈子也还不上了,就算还上了我爹妈也不知道累啥样,想到这我便决定下来这个事我干了,之后我出去跟大斌说行这个事我做,之后大斌和樊中林说你今天回大连拿钱明天赶紧回来,说完樊中林开车就走了,第二天(正月十二)樊中林晚上回到医院的,大斌把我叫了出去从车后备箱给我拿50万现金,说是定金(当天我回家我放家20万)后来给王兆凯、王恒、各15万、接下来大斌和我说,明天(正月十三)安排我到中班,先看上两天,然后他找机会把和我一起看守的人支走,然后让我和韩晓光说要救他,我得需要费用,然后让他韩晓光打几个电话,我问大斌能行吗大斌说没事,差不多能想到他韩晓光会给谁打电话,要是给别人打电话,看一眼号码也能知道给谁打了我记得是正月十五晚上我看守韩晓光的时候,大斌让小白把那三个和我一起看守的人都叫走了,小白他们说,你们三个和我出去办点事,胖子(我的外号)你自己先在这看一会,我们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回来,看到他们走后,我就跟韩晓光说,你打几个电话给我汇点钱,当做我救你出去的费用,因为我没有钱,然后韩晓光说,没有电话,我让韩晓光拿我的电话打的,韩晓光打的第一个电话时我听韩晓光说小胡你给我汇点钱,然后又打了电话,我听韩晓光叫电话那边的人于大姐,说,于大姐你得帮我,我现在需要几万元钱,你马上给我汇过来,我让我边上的人和你联系,说完就挂了电话,过了一个多小时,小白带着那几个人回来了,我对小白说你们看一会我去厕所,小白对我说你去吧,不行今晚我替你,我对小白说那也行,我明天替你一天,我对小白说,我这几天实在是太累了,小白说你快走吧,回去睡觉吧(到了公主岭以后大斌给我们租了一个房子)我出了病房以后就给大斌打电话,他说和樊某在一个洗浴(叫什么名我忘了)让我去那找他们,到了他们说的地方后,我给大斌打了电话,他说马上就出去,找一个安静点的宾馆在说,后来去了一家叫英皇的时尚宾馆开了一间房,到了房间以后,我和把电话拿了出来让大斌看一下电话号,看完以后大斌说胡电军和于香兰都是咱们的人,你放心吧,当天晚上11点多的时候,我接到了胡电军的电话,他对我说,钱已经给你汇过去了,给你汇了一万,明天再给你汇两万,还和我说这钱就是你白得的,然后第二天(正月十六)上午九点多的时候,我接到一个电话,接起电话就知道是昨晚的那个于香兰,她和我说,钱给你汇了,不要让他起疑心你就放心做事吧,公安部和公安厅都有我们的人你不会有事的,我去银行查了一下,胡电军,于香兰他们两人一共给我汇了8万元,这时我给大斌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钱我收到了,大斌让我留着,我又跟大斌说这事我自己办不了,我还得再找两个人,他说行,办事之前我把车和路线给你安排好,说完我又去了一趟安康医院,对韩晓光说我回家2天,这时看韩晓光只有一个人,我对那个人说你出去帮我买盒烟,他出去以后我对韩晓光说,就这几天我就把你救出去,当时韩晓光看着我哭了,还给我跪下磕了一个头一直说感谢我的话,还对我说只要我出去,我就一定会帮助你的,我有很多钱,只要你能救我出去,我就给你100万,我说我自己不行,我现在回长春在找两个人,韩晓光对我说你找吧,到时这钱我一定会给你的之后我就找了一家宾馆,正月十五的晚上我给王兆凯和王恒各自打了一个电话,分别对他们两个说你们两个过来帮我个忙,当时电话里没说什么事情,第二天他们到了,我把他们带到了我开的宾馆,之后我就和他们说了经过,还分别给了他们各自15万,我对他们两个说这是定金,事成之后在给你们50万,说完之后我告诉他们说你们先休息一下我出去一趟,一会就回来,我出了宾馆给大斌打了电话,我和他说我找的人过来了,你这边计划的怎么样,这事什么时候做他在电话里对我说我已经都给你安排好了,我给你们找了两辆车,你们先做捷达去医院把人背出来,然后让他(司机)周大伟把你们送到另一辆车那,然后让那个捷达和我们一起走,把给你准备的本田车放到长春以后,让司机给你们送出长春你们就自己开那个捷达车走,我对大斌说明白了,今天晚上我先带我的那两个朋友去医院周围看看,明天就把韩晓光弄出来,到了第二天是正月十七,那天早上七点多的时候我带着王兆凯和王恒去了我和大斌是先定好上车的地方,车站广场,到了车站广场以后过来一个人,问我是去医院的吗我当时知道是大斌安排帮我的人,那个人开的是一个白色的捷达(车号我有点记不清了)我们到安康医院的时候大约是上午8—9点我们在安康医院等到10点多的时候,大斌带着10来个人(从医院往出走),我知道这时看韩晓光的只有两三个人,那个司机就和我说他在门口等,之后我让王凯和王恒去里面救他,我在门口等他们我告诉了他们韩晓光在哪个病房,怎么走,我还和他们说现在看着韩晓光的人已经被我买通了,你们放心,大胆的做吧,没事他们两个下车以后没过两分钟的时间就出来了,上车以后王恒坐在了副驾驶,韩晓光坐在我和王兆凯中间就这样我们顺利的把人救了出来在把人救出来之前,我接到了大斌的电话,他和我说如果到了北京你能把韩晓光的媳妇也做掉(杀掉)那就还能多拿一百万,到了北京以后会有人和你们碰头的,就这样我们按大斌给我们的逃跑路线,我们先出去了公主岭,出了公主岭不远就看见有一辆银灰色的本田奥得赛,那个司机对我说你们开那辆车,我们在长春见面,你们先向长岭开,然后去长春,我在长春南关大桥下等你们我和韩晓光还有王兆凯,王恒到了长岭以后就说,咱们住一晚上再走吧,当时韩晓光也表示同意,我当时很想给大斌打个电话问他怎么办(因为公主岭的时候我把我,王凯,王恒的电话都扔了,为了不让韩晓光怀疑)这时韩晓光对我说谢谢你们救了我,你们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一定会报答你们的,你们放心,到了北京我就给你们钱,你们的家人都搬到北京,我可以照顾他们,这时我们上了车准备找一家宾馆休息,韩晓光就像我描述了他这么多年是怎么不容易,为了他的家人,他的弟弟妹妹们,还说他们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给的,没想到他们还和外人勾结来害我(这时韩晓光流出了眼泪),还说他是一个企业家,在大连和北京都有生意,我听到这里我心里非常难受,一个这么好的人,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他的生命怎么能断送在我的手里,我很想把事实的真相告诉他,但是我没有时候出口,我的心里一直很矛盾,因为大斌那边答应我的金钱是我一辈子也挣不出来的如果这件事我做了,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一个这么好的人就会死在我的手里,而且王兆凯和王恒他们俩岁数还小以后的路还很长,我还一直拿他们两个当成我的亲弟弟一样,我不能因为一时贪念把他俩的一生毁在我的手里,我就犹豫了很长时间到底帮不帮这为成功的企业家到了下午四点的时候,韩晓光说去双阳,去他的老叔家,我说了一句那安全吗韩晓光说没事,那个是我的亲叔叔车在开往长春的路上,韩晓光对我说你们帮助了我,救了我的命,你们是我的恩人,我一定会保护你们的,这次事过去我一定会报答你们,我会用我自己的生命来保护你们的!以后房子,车,钱我都会给你们的听到这里我的心里更加的不舒服了我也不想看到一个好人就这样毁在大斌和樊某他们这股恶势力团伙的手里,我想我的选择是对的,我想,先将计就计把韩晓光送回北京(因为我们三人在公主岭的宾馆曾商议过先把这个人接出来再说,并没有杀他的心),然后找机会把事实的真相告诉他,就算他到时不能原谅我,我也不后悔然后车到了长春以后我把车开到了和那个司机事先约好的地方,长春的南关大桥,到了那以后,那个人告诉我,你把这辆车放在这里吧,到时候会有人来取,咱们开这辆捷达走,我和那个司机说,师傅你姓什么他告诉我他叫周大伟,是公主岭的人,我和老板大斌都是朋友(说这句话时韩晓光在车里,我和周大伟在路边)我就客套的说了一句麻烦你了大伟哥他说没事,咱们都是为钱办事,我笑着说了一句理解,然后上了车,上车后我对司机周大伟说去双阳,他楞了一下问我为什么去双阳,不是从沈阳那边走吗我对他说你就听我的吧,肯定没错其实我当时是想韩晓光如果能得到他叔叔的帮助那就没有那么危险了,到了双阳的时候韩晓光说咱们先到我叔叔家,然后拿点钱当路费我们费了很大的劲才找到韩晓光的叔叔家,当时韩晓光说我都很多年没来了,就凭自己的记忆找吧,这时我很惊讶,因为他很多年没有去过双阳了,还能记住以前来过的地方,我想这是多么聪明的一个人因为这两天安康医院没有给韩晓光打针,他的精神看上去好了很多我们后来见到韩晓光叔叔的时候,他叔叔的身边还有一个人,看到这个人以后,韩晓光走到那里,他们两个抱在了一起,后经介绍知道那个人事韩晓光的表弟(我不记得他叫什么了),这时他的表弟和我们说,你们先找个地方吃饭,我们先回家,然后给我一个电话号码,说有事就往这个号打,吃饭的时候王恒就出去买了三部手机和三张手机卡,然后我就给韩晓光的表弟打了一个电话,(电话号记不清了)他说让我们去双阳的财政宾馆,到了财政宾馆以后司机周大伟并没有和我们一起进去,他说把车停进停车场,在那等我们,进了宾馆以后我又给韩晓光的表弟打了一个电话,他和我说你们上二楼,我们在二楼那等着你,到了二楼以后韩晓光的表弟把我们三个人安排到了二楼一个最里面的房间,过了一会来了一个人,把我们带到了韩晓光和他的叔叔的房间,韩晓光和我们说没事,这是我的亲老叔,然后韩晓光的表弟对我们说你们先回吧,然后给我们一个银行卡号,我给你们打钱或者是我把大哥韩晓光家的地址给你们,你们先去韩晓光家等着也行,这时韩晓光问我路费够吗我说我身上也没多少钱了,然后韩晓光就向他的表弟接了一万,问我这钱够不够,我回答差不多,韩晓光的表弟就让我们先走,然后我们三个回到车上,周大伟和我们说一会他们那边会发生争吵,韩晓光会从他们的车上下来,然后咱们把他拉回长春,回到长春以后再听大斌的安排之后我们就把车开到了财政宾馆门前,过了一会我看见韩晓光和他的叔叔还有他的表弟一起出了财政宾馆还有他的表弟一起出了财政宾馆,然后上了一辆解放面包车,我们的车就跟在后面,到了一个广场以后,我看见那个面包车突然停了下来,韩晓光从那个车上下来,下来的时候还有个人拽他,我这时下车走向了韩晓光哪里把他扶上了我们的车,然后司机周大伟说走吧,先到长春再说吧,车开出了不远,刚出双阳,就看那面包车追了上来,这时候跑的时候我们发现后边有车追着我们,跑的时候韩总突然喊了一声前边有一个道口抓紧拐进去,我们便拐进了那个路口,进了路口后,我们把车熄火车灯熄灭,在那个路口里呆着等着追我们的车过去,我们在出去,我们坐在车上看到有三台车追我们,一台是那个商务面包,一台是奥迪A6,还有一个是吉普车,当时车速太快我们没有看清是什么牌子的车,看到追我们的车过去以后,韩晓光说把车倒回去从伊通走,在倒车的时候司机还发现刹车不怎么好用了,韩晓光听后说,他说他开车技术好让他来开车,司机说他知道去北京的小路拒绝了韩晓光自己开车这个请求,韩晓光还让司机把他的电话也扔了,我们一路走的都是小路,没有走高速怕有人在去北京的路上拦截我们我还害怕韩晓光出现什么意外,我们现在是在救人如果他出现了什么意外我们就有理都说不清了,在去开原的路上我们去了两次厕所那两次都是我们三个人其中的两个人陪着他,留一个人看着司机,怕司机对他下毒手,毕竟他是大斌的人,我们一路开车到了开原,我们准备做火车去北京,我们把那台捷达车,停到了一个小区院里便去了火车站,由于当天晚上没有到北京的车我们便买个4张去天津的卧铺车票,上火车之前我们把之前买的电话都扔了,在火车上我们说了很说话,在卧铺的车厢里,韩晓光跟我们说了很多他发生这个事的真实情况,他说他努力了这些年全是为了他的家人,他的弟弟妹妹他的老婆还这么对他说他们要钱我可以给他们,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还要跟外人联合一起来害我,他说的时候眼泪已经在眼圈上了我们听完后感觉他很可怜在火车上他还跟我们说了很多做人的道理 让我们一定做个好人这时王兆凯去了厕所回来后告诉我,说周大伟的电话没扔,现在不知道在给谁打电话,我跟王兆凯说,他是不是在给大斌打电话,他俩当时很害怕怕大斌知道我们把这个人救了而没杀他会报复我们,我当时跟他们俩说,没事咱们现在这是救人不是杀人,只要把韩晓光安全送回北京他就能证明咱们是清白的他也会保护我们 第二天上午我们到了天津到了天津以后打了一台出租车到了北京,到了北京后韩晓光领我们找的他的朋友陈军在等陈军的时候我跟王恒又去新买了三个电话,三张电话卡,联系到陈军以后,韩晓光跟着陈军去了楼上陈军的家,过了没多长时间过来一个人,经韩晓光介绍这个是人他的保镖小梅,之后小梅与我们4个就在楼下等着,我们在楼下等了4.个多小时韩晓光跟陈军下楼了,跟陈军介绍一下我们4个,说他们就是救我的人,没有他们几个他现在就死了,之后领我们去吃饭了,去的是阿一鲍鱼到了阿一鲍鱼以后还来了两个人经韩晓光介绍一个姓汤是北京安全局的,让我们管他叫汤局,那个是汤局的爱人韩晓光,陈军,汤局,汤局的爱人我小梅,我们在一个包房吃的饭,王兆凯跟司机,王恒,他们在一个包房吃完饭以后我们跟着韩晓光的保镖小梅出来了,韩晓光做着汤局的车,丰田凯美瑞我们做得是韩总保镖开的车是本田奥德赛我们一路跟他们的车到了北京华奥小区韩晓光跟汤局上了楼,我们在楼下等着在车上我们说了一会话,我对王恒,王兆凯说韩晓光这个人应该挺有实力,咱们应该把事情真相跟他说,韩晓光应该能理解咱们,也应该能保护咱们,王恒跟王兆凯对我说,现在咱们对韩晓光还不怎么了解,还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万一说出来对咱们有什么不力怎么办,不相信咱们怎么办,为了安全我们三个就把真相隐瞒了下来,没跟韩晓光说,过了没多长时间汤局下来了,对我们说韩总让你们几个上去,我们便上楼了是26楼我们进去后看到了一个叫于国辉的一个人,介绍说他是跟韩晓光十年的小弟,于国辉对我们说他是大哥最相信的人,进屋以后看到了韩晓光他换了一套衣服,韩晓光对我们说他跟小梅出去让我们先在这呆着,韩晓光跟他保镖走了以后王兆凯由于好几天没睡好觉的原因他躺在韩晓光的床上睡着了 在屋里待了能有一个多小时我接到韩晓光的电话说让我去给陈军汇往交通银行汇3000块钱,我出去的时候碰到于国辉了,他问我出去什么事,我说我出去给大哥办点事,于国辉说我跟你一起去吧北京我比你熟悉,我说行之后我俩一起下楼打车去了公主坟附近的一家交通部银行给陈军汇了钱,汇完钱出来的时候于国辉问我,认不认识大斌我才知道于国辉就是大斌跟我说到北京跟我接头的人然后于国辉跟我说,为什么这一道没有做掉他,为什么他(韩晓光)能安全的回到北京,你知道他(韩晓光)回到北京后,想做掉他得多麻烦,我还得从新安排,幸好现在还在蔡广吉和我们的掌控之中,我对他说因为这一路上也没有机会,韩晓光的警惕性很高,于国辉对我说,他就一个人你们4个人,你们还弄不死他一个,我骗他说走的全是高速,而且到了开原以后我们做的是火车,到了天津还是白天路上人还很多一直没有机会下手,于国辉说行了别跟我说这些事了这两天我在安排,不行的话就把他安排出北京在干掉他,他说算了这事已经到这程度了也别想那些没用的了先研究怎么把他韩晓光干掉,然后在除掉他的老婆,走吧咱们先回去吧这事我跟蔡总(蔡广吉)在安排之后我们便回到了华奥小区我们三个早上起来的很晚韩晓光几点走的我也不知道我就在一直在华奥等着韩晓光回来 直到晚上10点左右小于子回来给我们一把林肯的车钥匙说大哥让你们开车去北京301医院找他,大哥在医院等我们之后我王兆凯,王恒,周大伟,于国辉,我们几个便开车去了301医院,到了301医院以后王兆凯跟王恒,司机先上的楼于国辉告诉他们去3017病房,我跟于国辉在楼下等着,看他们走了以后于国辉对我说,事办好这辆车也是你的,说完他便从上衣兜里拿出了一张照片,我看了一眼我看到里边是三个人,他对我说照片里的是他的媳妇和他的孩子,相信大斌已经跟你说了如果把他也干掉你还能多得100万,顺便把他的孩子也做掉,如果这事办成了我会加倍给你钱然后他打了一个电话说我在301医院你们过来吧,放下电话于国辉跟我说车后面还有50万现金,这个事只要你肯干这就是订金,兄弟好好想想吧几百万对于你来说这辈子也挣不到,既然做就做到底一个也是杀两个也是杀,我也不用在找别人了,我对小于说那个孩子还那么小,于国辉对我说男人做事,一定要狠,办这种事必须斩草除根,告诉你没什么这50万就是韩晓光的媳妇出的,还说这个事就是蔡广吉于国辉韩晓光媳妇(王文军)和他弟弟妹妹们一起策划的,我北京的房产我所有的财务都是韩晓光的媳妇帮我一起骗来了,只要韩晓光死了他的媳妇王文军就会得到遗产,我跟王文军结婚以后就全是我的,咱们先把韩晓光杀死,之后我跟韩晓光的媳妇王文军结婚分到遗产后,你在将韩晓光的媳妇王文军杀掉这样他的遗产就都是我们的了,到时蔡总(蔡广吉)和我们是亏待不了你的,现在我一直让李宁的人跟着韩晓光的媳妇,时机到时我会让李宁带着你去干掉韩晓光媳妇王文军,既然开始你答应做这件事了,你就得做到底了,现在我什么都告诉你了,你知道的太多,你不做我们也不会放过你,你好好想想你不做是什么后果,紧接着于国辉的电话响了,于国辉说进来吧我就在里边,然后过来了两个人,然后他给我介绍,一个叫大宝一个叫小黑,他说这次让他俩帮你办事,这个钱先他俩拿着,然后他对大宝,小黑说,你们拿着钱先回去,钱先放你俩拿等过几天稳定了在给杜振华拿走,说完那两个人走了,我们也上楼了,上楼后于国辉对我们说,这里人太多了住不下,于国辉说他跟司机出去住他叫上司机就下去了,往出走的时候看了我一眼我就跟出去了,现在,在医院而且这么晚他还在睡觉能不能把他做掉,我说在医院怎么弄啊,于国辉说让我身边的两个人把保镖叫出去你在动手,我说那个保镖不能听我的,然后于国辉说你们看着办吧,于国辉就跟司机走了,我跟王兆凯,王恒,小梅,我们几个就在病房待了一夜到了第二天早上,汤局的过来了,说要领韩总去检查身体,说这个病房不让待这么多人,让我们去楼下等着我们几个便去了楼下咖啡厅做着我们在咖啡厅大概等了能有2个小时,看到韩晓光跟姓汤的出来了我们便过跟在了后边走出了医院,姓汤的开着一台凯美瑞把韩晓光拉走了干什么去了我们都不知道,让我们在这等于国辉开车过来接我们,说小于子刷车去了,等于国辉大概等了半个多小时,他过来找我们把车停到了医院,让我们自己打车走说让我们去北京新世界小区找大哥,说到了给小梅打电话小梅接我们,之后我们四个便打车去了新世界小区,到了之后给小梅打的电话,小梅过来接我们,小梅看到我们的时候对我们说,大哥让他领我们吃点饭,之后我们到了一家快餐店随便吃了点东西,吃完后小梅领着我们四个去了新世界小区韩晓光的家,到了他家以后我们发现韩晓光已经不在了,我们围了小区找了找,也没找到韩晓光,小梅告诉我们让我们在这呆着有消息了会给我们打电话,我们4个便一直在这呆着,过了能有两个小时小梅给我打电话,说大哥现在在华奥让我们在新世界先待着等他打电话,到了晚上6点多小梅给我们打电话说让我们过去,说他来接我们这个电话挂了以后过了能有10多分钟又给我们打电话说让我们先别过去,还告诉我们谁敲门都别开,也别出去走就在屋里呆着等他打电话,当时我们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怎么告诉的我们就怎么做了,就在新世界小区呆了一夜直到第二天早上有位岁数大的女人,一位岁数小的女人敲门,他们敲了很长时间我们都没敢开,直到我们听到,他俩对我们说,在不开门我就报案了当时我们很害怕就把门打开了这两个女人介绍自己说是,岁数大的是他岳母,岁数小的是韩晓光的老婆他老婆对我们说,事已经办成这样了,还在这待着干什么快把钥匙给我,你们快滚当时他应该还不知道大斌、樊中林、于国辉、他们想杀他我们什么也没说就走了,出了新世界小区我看到了大宝和小黑在马路对面站着,大宝身上背着一个旅行包,那个包就是于国辉当天给他们拿钱得那个包之后他们就一直在暗处跟着我,我当时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给小梅打了一个电话,小梅说他跟大哥在华奥楼下的时候突然冲上来20多人有拿枪有拿刀的,把他控制起来,把大哥绑走了说那些人也在找我们,小梅让我们快点离开北京说北京不安全,之后我给汤局打了一个电话,汤局的让我们去一个医院找他,医院叫什么名我记不清楚了,我们便打车去了那个医院,见到汤局以后他给了我们一万块钱说是韩晓华让给我们的路费,让我们先回去我们也没说什么我们便拿着钱就走了我们三个把这一万块钱给了司机,我们三个就跟那个司机分开了,他自己走的,我们晚上坐北京到长春的大客在上车的时候大宝和小黑突然从后面上了车,在车上一直跟我假装不认识,他们就这样跟着我回到了长春第二天到长春后我跟王恒,王兆凯说,你俩先躲一躲有事给你俩打电话,说完我们便分开了他俩一直跟着我王兆凯跟王恒走了以后大宝对我说,这钱是于哥让我给你拿来的,让你把这个钱放到家也让你安心点,然后咱们回北京,然后我给我妈打了一个电话让我妈把这50万也拿到了家并和我妈说这钱不能动等我回来在说,我们当天下午又坐客车返回了北京在车上我们还假装不认识也没说话,第二天上午八点左右我们到了北京,我给于国辉打了电话小于子的电话是13121016156.小于子说你们先来新世界这边,到了以后给我们安排到了新世界小区附近的一家旅馆,(旅馆的名字我记不清楚了),于国辉对我说在北京不好动手,那晚我们就让人先把他弄走了,我当时还看到小于子的鼻子包着纱布,我问于国辉你鼻子怎么了,他说让人给打了,(没说是谁打的),然后说让大宝和小黑他俩先跟着你,我们先把韩晓光送到别的地方关起来,然后你们在过来杀他,我当时说那我等你电话不就行了吗,他说你拿了那么多钱,事还没办要是跑了怎么办,韩晓光和他媳妇王文君还没办(杀掉),然后于国辉说今天晚上你们先在这睡一夜,明天你们就先回去吧于国辉走的时候他对我说,让我每个月给大斌打一个电话,告诉我买一张卡打完了以后就扔了,说完于国辉就走了,再也没见到他,从那以后这两个人就一直跟着我我先回长春,待了两个多月,没敢回家,这两个月我没有一天能睡好觉,之后我去了内蒙以为能把他俩甩掉结果他俩一直跟着我去了内蒙而且每个月我还得给大斌打电话告诉他我在什么地方都干什么了,如果我不打他俩就不断的提醒我给大斌打电话,这一年半我每天都是度日如年没有一天不做噩梦天天盼着能找到韩晓光向他说明事实的真相记得2012年6月份,我给大斌打电话他告诉我说他们现在控制不住他了,说你没事你就往他大连酒店打电话吧,如果打通了接近他就把让他杀死,这次不能在失手了,如果在失手你知道后果的大斌跟我说完后我便打电话告诉王兆凯让王兆凯没事往大连嘉信酒店打电话把嘉信酒店电话号告诉了王兆凯并告诉王兆凯如果问是谁就说是公主岭的到了10月的下旬具体哪天记不清楚了,王兆凯打电话告诉我往酒店打电话打通了,韩晓光还说让我们第二天就到大连,到了以后有人接我们去见他,我让王兆凯还跟大斌大了一个电话让他告诉大斌这个消息让王兆凯打这个电话是怕大斌怀疑我,当天晚上我跟大宝小黑从内蒙往大连走,第二天12点多到的大连,到大连以后我和大宝,小黑说现在就我能到韩晓光的身边你们要在他是不会见我的,我说让他们找个旅店先休息等我电话,大宝和小黑也同意了之后我与王兆凯王恒见面,王兆凯跟我说了他给大斌打电话,大斌是怎么说的,说完后我们商量了一会,便给韩晓光的保镖打电话让他来车站接我们去见韩晓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