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崩溃显现 各地都在想邪法走邪路

时间:2018-02-03 17:02:28166网络整理admin

在中共最高党权交接至明年政府换届这四个月的重要过渡期内,经济问题重要性必然被降低因此,尽管现在物价(特别是食品价格)上涨与市场低速同在,北京决策层并没拿出像样的调控对策来,相反,欲重演一年前故伎,避谈经济崩溃话题 与去年的禁谈密令(参见本刊二○一一年十一月号拙文《中共高层紧急密令:禁谈经济崩溃》)不同,今年采取的策略是大肆宣传「经济软着陆」以及「经济正在走出谷底」不过,强硬的某左​​派大报还是将最高当局的意图给暴露出来,以讽刺的口吻发表社论曰「中国崩溃论让一些西方人着迷陶醉」 绝大多数民企不堪重税之负 中国经济下行的最突出表现是税收强化,无论哪级政府都不想接受经济减速导致的税收下滑的事实为了保证只能节节攀升而不可能下调的税收任务指标,各级税务机关开始向企业「借税」,让尚有能力的企业预交明年的税款,并许诺明年少征相应额度从九月初至十月中旬,约四十多天的时间,全国国地两家税务部门已从企业「借税」九千七百余亿至于省以下税务机关没有上缴国库而为地方留后手的已征(借)税额是多少,外界无从得知,一些企业特别是民营中小企业为了避免被税务机关「借税」,干脆在十月下旬临时报停浙江舟山一位做船舶配件的企业​​主无奈地说:「关一段,算给十八大『献礼』吧!省得交了税发不了工资,工人去政府门口闹事儿」 在各级政府突击征税(加大稽查力度、追缴欠税)、提前征税(即「借税」)饱受媒体批评之际,全面性的产能过剩在压迫着一些支柱性产业如全国粗钢铁产能到十一月初已经达十点一亿吨,产能过剩二点七亿吨;再比如,全面居住类房产空置率由年初的约百分之三十,上升到了十一月初的百分之四十五仅从这两项指标看,经济崩溃可谓一触即发 大规模资金外流前所未有 从二○○八年出台经济刺激政策以对抗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以来,中国的固定资产投资与出口收入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份额不断上升目前已超过了百分之七十继续按这个路子走,困难重重首先是央行已经不敢放松货币,因为通胀的潜在压力还很大,社会不公的​​程度也在累高简单地说,中央政府已经担不起「明着吃穷人」的指责纵容通胀就是「明着吃穷人」 其次,靠出口创收在不可能大转型的前提下,中国面临欧洲市场的进一步萎缩,以及美国产业反空心化(自己生产更多)政策带来的进口缩减也就是说,中国经济的外需部分在可预见的期限内,不存在上升的可能至关重要的「救欧洲」政策在党内高层颇生歧义,因此温家宝与李克强对欧洲的承诺均未兑现可靠的消息表明:在十八大之前的最后一次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其他事项」里面所讨论的问题包括「冻结向欧洲投放三个亿美元购买欧债的计划」,尽管这个计划一直处于保密状态 中共最高层冻结「救欧洲」政策的实施并未能阻止民间资金向欧洲(以及美国及加勒比小国)的流动,而且规模空前依据民间资深经济学家的测算,今年前十一个月的资金流出量约为两千四百亿美元,到年底将突破三千亿这是中国反危机政策以来的最高点,而被公认的二○○九年最危险流出期不过是一千二百亿可动员的民间资金已经进入枯水期,因此大部分省份的刺激计划只是有个数字在而无法落实哪怕百分之二十的进度 省级高官保增长不计后果 有公开资料显示:山西省在省委书记袁纯清的亲自督阵下,引入资金与省内投资计划达到了七千亿,而付诸实际的尚不到一千亿因此,国内有经济类大报讽刺山西招商是「纸上的热闹」更有北京高层官场的消息透露:袁纯清为争取进政治局而搞的「投资大跃进」,让李克强等财经高层十分不快,但又没法直接制止 再有的是,湖北武汉市铺开交通枢纽三千亿的投资计划,而实际可用的资金仅有八百亿仍是上述的消息来源说:「这是李鸿忠为进政治局而亲手策划的形象工程,至于将有什么样的遗留问题,不在考虑之列」 对于各省在初传总计四万亿的地方版刺激政策,体制内的经济学家们不无担心而至各省不断吹大的投资计划达到十七万亿时,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公开提出批评,并坦言「中国陷入了最可怕的死胡同」到中共宣布十八大召开的准确讯息时,全国地方合计的投资计划已经超过了二十万亿中央党校的经济学教授赵长茂(党务身份是该校组织部部长)对媒体讲:地方稳增长政策已经变身为投资竞赛 有计划无资金「想邪法」 庞大的地方投资计划以二十万亿终止计,落实百分之二十,尚需四万亿在此四万亿之外,二○○八年以来刺激政策的地方配套资金百分之八十为贷款,集中到期已经有十万亿之多央行不放松货币、民间钱不想投资且大量外流,无疑使地方政府陷入非常尴尬的境地目前几近疯狂的「借税」只是他们「想邪法」的一小部分,更大的「想邪法」动作还在后面,例如城市公共设施收费大幅提价、罚没标准再度下降(即加重罚款)这些无疑会激化官民矛盾,而习李中央所需要的相对平和的改革环境也将烟消云散 习李政治必然是弱中央,而且面临分税制改革的巨大压力,即中央要小头、地方拿大头但是,此更意味着经济上的「诸侯割据」形成不久前,全国人大常委、民建中央副主席辜胜阻在本届人大第二十八次会议上,大力呼吁:不要搞竭泽而渔式的征税,要「放水养鱼」、培养税基,云云此种呼吁恰好表明不仅中共最高层对「诸侯割据」颇有忧虑,非中共的高端政治势力同样有此担心 尽管北京的权力集团没有使用「诸侯割据」来警告地方治理集团,但由于「诸侯割据」而衍生出来的问题肯定不止于经济崩溃重复历史的「诸侯割据」不可能是武装性质,但是经济政策上的「诸侯割据」会以小概率事件的形式引发社会崩溃──这正是许多政治精英(如厉有为)担心革命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