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揭出国招商老底 简直是招丧 老外也得三陪

时间:2019-05-22 03:01:00166网络整理admin

笔者以前在国内政府供职,专门负责组团出国招商引资,于其中的弊病,深有感触 首先说组团一位省领导出国,一般都要组织一个庞大的代表团,以显派头和声势这个代表团一般由省政府代表团、各市分团和各行业厅局分团组成其中省政府代表团由省领导和相关综合厅局负责人组成,包括省领导、政府秘书长、外办主任、外经贸厅厅长、经委主任、发改委主任、翻译 一个省有多少市和行业厅局少说也有大几十个,都想借省领导的大旗随访,不管你怎么压,最后也要有十几个市和行业厅局打破脑袋胜出按照国务院规定,省一级领导出国团组人数不能超过100来人,省政府代表团占了十来个,剩下各分团,一般一个团也就5-6个名额拿一个市分团来举例,相对于省政府代表团而言它是分团,但分团的组成结构却和省团不遑相让,市长、外办主任、外经贸局局长、翻译是必保的,还得有个干活的处长啊这么一算下来,5-6个名额也就占完了 看出问题来没名曰招商团,却没有企业参加,全是政府官员,这是招的哪门子商长此以往,简直是在给国家招丧 这是愿意去的,还有不愿意去的,不去还不行有一位经委主任曾经对我说,小兄弟啊,我这个经委主任,都成了三陪老头了,这才半年,书记出国我要陪,省长出国我要陪,这回主管副省长出国,我还要陪,不陪谁谁不高兴,陪了书记不陪省长,省长发话了:怎么地,你眼里只有书记没有我这个省长陪了书记省长不陪主管副省长,副省长又给话听了:怎么地,眼里只有书记省长,我这个主管副省长不值得你陪索性我老头子就给他们来个全陪,反正你干死干活,领导不高兴你也是白干 这么庞大的队伍,到国外真能招到商吗其实你不去,该来投资的还是会来,倒是你一去,把想来的也吓回去了我记得当时省里一家化工企业和魁北克的一家化工厂谈合作,本来是第二年才能进入合同阶段,但为了保证省长出访有"成果",我方企业硬逼对方在省长出访期间签合同,在遭到拒绝后,又逼对方至少要签一个备忘录之类的协议,最后把对方逼急了,不谈了 和中国企业合作,外方不怕我们的企业,最怕我们的政府当年我们和通用汽车合作,一年之内,通用接待了来自我们省的一个书记代表团,一个省长代表团,一个合资企业所在市的市委书记团、一个副市长团,最后什么人大政协妇联代表团到美国,都要到通用看一看通用中国的副总裁在大倒苦水之余,对我调侃说,这下可好了,可以经常回美国了因为一有中方够级别的团去通用,他都要陪同可怜的老外三陪 再来看看所谓的招商洽谈会我们在国内和国外办招商会,首要的指标就是,有多少老外参加有一次我们搞一个招商会,没来几个外国人,会后省长批评说,连经委主任在内(他白头发,看上去像老外),一共才7个外国人,你们的工作是怎么做的有了这次教训,我们再不敢马虎了有一次在省内一个滨海城市开招商会,实在没招了,把一船刚下船的船员全拦了过来,告诉他们有免费高级宴会 在国外的招商会,情况也好不到哪去我们以前在多伦多的招商会,都是由一家本地的协会组办,他们深知其中的奥秘,所以每次都人满为患,让中方满意而归他们从哪里弄来这么多人原来这些人都来自他们的会员企业,管你是接线员还是清洁工,只要是金发碧眼的就行有时候赶巧了,连他们的年会也一起开了,中午吃完我们的饭,下午他们开年会,连饭钱场地钱都免了 笔者移民多伦多以后,有一次该协会竟然也邀请我去参加另一个省的一个招商会,还好,他们没要求我染发到现场一看,有卖保险的,有卖汽车的,都自己在下面推销业务,上面人在讲什么鬼才关心 人的问题解决了,接下来就是成果省领导出一趟国,当然不能白出一般来说,领导有了出国的计划,下面的人就会关照各单位,要签约的先等着,还没签约的赶紧做工作,等领导出国时一起签结果,本来该上半年签的,现在不得不等到下半年;本来该明年签的,现在不得不提前到今年如果实在没有合同可签,没关系,还可以弄一堆意向书、协议书之类的,反正这东西没法律效力,签完不执行也没人追究这些意向和协议,也就是在回国写总结报告的时候有用,然后就成了废纸一堆,再无人提起 招商到哪里去招这里面也大有讲究领导们的子女一般都在国外,所以省里的招商重点,很多时候也要考虑领导子女在地球上的坐标位置领导子女在哪里,哪里就更有可能成为招商重点当然,领导子女一般都在发达国家,和我们的招商重点也不矛盾再说,省领导也没说一定要去看子女,都是我们这些办事的人,为了博领导一笑而曲意逢迎,陷领导于不义 再看看我们这些去捧场的人,我相信大多数是和我一样,热爱祖国,真心欢迎来自家乡的客人但其中是不是也不乏投机分子想通过这些场合,认识一些国内的大人物,为自己在国内的发展铺路我敢说,有这种心态的不乏其人有一次我接到一个名片,正面反面,密密麻麻,全是头衔,某某集团总裁、某某集团董事长、某某总会会长(好几个)、某某同学会主席,还有执行副主席、常务副主席等一大堆,其实他那所谓集团,就他一个光杆司令 看到我长时间埋头苦读他的名片,他抱歉地说:"不好意思,这是给国内来的人看的"哦,原来名片也分内外我等在此地,知道你的底细,所以你不敢拿这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来唬人你这名片是专门用来骗国内同胞的真是岂有此理! 公款旅游,我们无能为力,但至少应该收敛一下我们的热情回去的人一宣传,说海外同胞真热情啊,都含着热泪等祖国的亲人呢!于是更多的人要来慰问我们侨胞这不是推波助澜吗 范成大当年出使金国时写了一首《州桥》: 州桥南北是天街,父老年年等驾回 忍泪失声询使者,几时真有六军来 这首诗爱国热情可嘉,但情节明显虚构老百姓自己过自己的日子,谁天天等你回来更不会有人忍泪失声问你,咱的军队啥时候打回来啊 要是咱们接待的人里面也有一个御用文人,也给你来这么一首诗: 州桥南北是央街,侨胞年年等君回 忍泪失声询来者,几时还有亲人来 你说可笑不可笑 (注:央街,Yonge Stre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