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政变 赵紫阳发言尖锐 胡耀邦痛哭失声

时间:2019-05-22 03:12:00166网络整理admin

中国共产党正在准备大张旗鼓地纪念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三十周年那次全会,是从毛泽东帝国向邓小平帝国过渡的历史转折点.所以也可以说,今年是邓小平帝国的三十周年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天安门屠杀之后,我在美国写过一本《邓小平帝国》,结尾一段话是: 「邓小平在六四屠杀后宣佈把他的本来不合法的最高权力又一次转让给他的第三个接班人江泽民所以应该说,邓小平帝国在历史上已经结束了六四以后的中国,已进入后邓小平帝国时代这是一个将生未死之间的过渡时代专制制度苟延残喘,但还没有断气民主制度已孕育在母腹之中,但还没有诞生要使中国自由民主制度和平地诞生下来,还需要每一个中国人作出各自的独立的贡献.」 历史表明,这个结语是错了邓小平已於一九九七年二月去世,但他留下的邓小平帝国没有结束,还在继续「崛起」;民主中国也没有诞生究竟如何解释这一历史现象 现在人们比较热心批毛,而讳言批邓;大概是以为彻底批了毛,中国走向自由的障碍即可消除我看很难.今日中国的统治思想,是「邓小平理论」邓小平理论当然包括毛泽东思想,就是邓小平自我标榜的「完整、准确的毛泽东思想体系」;你不批邓,就不可能彻底批毛,此其一其二,邓小平对毛泽东思想确有「发展」,在当今世界比毛泽东思想更具欺骗性 一九八九年席卷中国的自由民主运动,是全球第三波民主化浪潮激荡的产物,被邓小平的屠刀毁灭在天安门下我当时判断,邓小平所恐惧的全球民主浪潮的「大气候」和中国人民争取自由民主人权的「小气候」,岂是邓小平的坦克和子弹消灭得了的这「大、小气候」终将再起结束邓小平的帝国,所以写下最后一章《暴力的失效与帝国的末日》 历史的进程出乎预料:第三波民主化浪潮绕过血腥的天安门广场,半年后抵达柏林墙下东德共产党没有效法邓小平下令镇压,让欢呼的民众推倒了这座分隔共产奴役制度与自由世界的监狱之墙罗马尼亚独裁者西奥塞古下了镇压令,军队拒不执行,反而逮捕和枪决了这位共产暴君整个东欧共产国家获得了自由 最后效法邓小平的是发动苏联一九九一年八月政变的亚纳耶夫他把在黑海休假的戈尔巴乔夫软禁起来,宣佈自己代行总统职务,成立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接管全国权力,调动红军镇压莫斯科示威民众但当叶利钦爬上一辆坦克演说,舆民众一道阻挡军队时,塔曼装甲师的战车调转炮口保卫叶利钦,存在七十四年的苏联帝国随之瓦解 第三波民主化浪潮在南欧初兴之时,世界上只有四十个民主国家,绝大部分属於富裕的西方工业发达国家二十年后,全球超过半数的国家和人口进入民主国家行列有人从而认为人类已走向「历史的终结」法兰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写道:「我们可能正走向人类意识形态演变的终点,并以西方自由民主的普遍化作为人类政府的最终形态.」 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共产奴役制度挑战自由民主浪潮的历史没有终结.天安门屠杀后邓小平的开放式共产奴役制度,在全球自由国家的资本、资源、资讯、技术、人才强力增援之下迅速「崛起」,今天正迫使第三波民主化浪潮在全球退却.而人们尚未认识到邓小平式新奴役制度的扩张对人类自由的巨大威胁. 从毛泽东帝国到邓小平帝国 毛泽东自称「马克思加秦始皇」我说过马克思有两个灵魂:追求「每一个人的自由发展」的人道主义的马克思,认同暴力和无产阶级专政、要把旧世界打得落花流水的马克思毛只取其一 秦始皇也有两个灵魂:一个建设者的灵魂,车同轨,书同文,发展了古代中国的交通、水利、文化;一个暴虐者的灵魂,修长城,修阿房宫,修坟,焚书坑儒,以言治罪毛也只取其一,说「破字当头,立在其中」,其实是「只破不立」 毛泽东用半个马克思加半个秦始皇,建立起他的封闭帝国封闭秦帝国的是万里长城封闭毛帝国的是意识形态的万里长城──毛泽东思想 一个封闭的奴役制度帝国,靠高度集权奴役、压榨本国人民,也可以「崛起」於一时.陈毅不是说「宁可当掉裤子也要发展原子弹吗」毛帝国正是在不但当掉裤子,而且砸掉锅子、饿死几千万人之后的一九六四年原子弹上天;接着在「打倒一切、全面内战」的文化大革命中氢弹、导弹、人造卫星上天 但是封闭帝国的「崛起」有其限度毛泽东「全面专政」的意识形态长城不但窒息了政治、思想、文化的生机,而且阻塞了资本、资讯、资源、货品、人员的流通,导致经济从停滞到「崩溃边缘」於是有了邓小平改革 邓小平对毛泽东,既有继承,又有变革继承的是毛泽东在政治、思想、文化领域的封闭,就是他自己概括的「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那完全是从毛泽东那里来的,不但「完整、准确」,甚至比毛泽东还毛泽东,他把毛泽东帝国的「四大」,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从宪法中勾消变革的是对西方自由国家资本、资讯、资源、货品、人员的开放 邓小平的「两手硬」战略 邓小平的这「两手硬」战略,并不是一开始就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确立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主题是解放思想和民主改革;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前中央工作会议上的争论,是实践派、民主派对凡是派、专政派之争,是全开放对全封闭之争 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前,邓小平让胡乔木替他起草了一篇发言稿胡乔木在稿子中写了「要实现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无论如何不能忘记社会主义社会还有阶级斗争,党内还有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写了「我们务必要使阶级敌人的一切活动,在开始出现的时候就加以消灭」等等这是坚持毛泽东帝国全封闭路线的凡是派、专政派的典型语言 邓小平把胡乔木的稿子拿给胡耀邦,说:「这个不能用,乔木的思路不行了,你给我找人写」那时邓小平的思路,是拒绝胡乔木代表的凡是派、专政派,而倾向胡耀邦代表的实践派、民主派的邓小平废弃了胡乔木的稿子,在胡耀邦帮助下组成临时起草班子,按照邓小平当时的思路,完成了那篇后来被称为「十一届三中全会主题报告」的讲话《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讲话中突出了「民主是解放思想的重要条件」邓小平说:「必须使民主制度化、法律化,使这种制度和法律不因领导人的改变而改变,不因领导人的看法和注意力的改变而改变」 那时邓小平还明确支持「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的西单民主墙他说:「群众贴大字报是正常现象,是我国形势稳定的一种表现.我们没有权利否定或批判群众发扬民主,贴大字报群众有气要让他们出气」 可以说,那时的邓小平,是和胡耀邦一起站在实践派、民主派的立场上,拒绝了反民主的凡是派、专政派邓小平在听取胡耀邦彙报理论工作务虚会讨论情况时,还讲过更鲜明的民主言论他说: 「十月革命后六十多年,民主没有搞好今年上半年要写出一篇二、三万字的大文章,五四发表,从世界历史发展与人类社会的趋势,讲清楚民主的发生和发展资产阶级以民主起家,反对封建专制它搞民主超过历史上存在过的一切剥削阶级无产阶级民主应当是民主发展的更高阶段,要超过资产阶级民主;资产阶级民主的好东西要大大发扬.过去无产阶级没有搞好,斯大林犯错误,我们也犯错误. 我们要人民当家作主怎样使人民感觉到自己是主人资产阶级有一套使自己成为主人的东西,选举、立法可以支配政府我们需要想办法使人民感觉到自己是国家的主人」 那一天是一九七九年一月二十七日两天后邓小平到了美国,回来后发动了一场「惩罚越南」战争,西单民主墙出现魏京生警告「防止新独裁者」的大字报短短两个月中,邓小平的「看法和注意力」从倾向民主派、拒绝专政派转向拒绝民主派、倾向专政派,於三月三十日发表了胡乔木为他起草的「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把他两个月前设想的「民主大文章」抛到了九霄云外邓小平说: 「我们必须看到,在社会主义社会,仍然有反革命分子,有敌特分子,有各种破坏社会主义秩序的刑事犯罪分子和其他坏分子,仍然是一种特殊形式的阶级斗争,或者说是历史上阶级斗争在社会主义条件下的特殊形式的遗留对於这一切反社会主义分子仍然必须实行专政这种专政是国内斗争,有些同时也是国际斗争,两者实际上是不可分的因此,在阶级斗争存在的条件下,在帝国主义、霸权主义存在的条件下,不可能设想国家的专政职能的消亡事实上,没有无产阶级专政,我们就不可能保卫从而也不可能建设社会主义.」 邓小平的两种「思路」 这不是转回到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时被邓小平废弃的那篇胡乔木草稿的「思路」了吗三个月前邓小平说「乔木的思路不行了」,三个月后却成了邓小平自己的「思路」 同一个邓小平,两种「思路」,三次讲话究竟何者为真何者是假 我看都是真的这就是邓小平自己讲的「因领导人的看法和注意力的改变而改变」在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和一九七九年一月,邓小平的「注意力」在改变毛泽东帝国留下来的「思想僵化,迷信盛行」、「最可怕的是鸦雀无声」的状况,所以「看法」倾向胡耀邦代表的民主派「思路」到了一九七九年三月,邓小平的「注意力」转向胡乔木、邓力群们向他报告的「社会上那股怀疑社会主义、怀疑无产阶级专政、怀疑党的领导、怀疑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思潮;党内也有人不承认这种思潮的危险,甚至加以某种程度支持」的倾向,所以「看法」也就转向胡乔木代表的专政派「思路」了 此后六、七年,邓小平的「看法和注意力」在民主派和专政派之间,转过来、倒过去,时而主张「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在政治上创造比资本主义国家的民主更高更切实的民主;从制度上保证国家政治生活的民主化,经济管理的民主化,整个社会生活的民主化」;时而主张「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不能搬用资产阶级民主,不能搞三权分立那一套」,「对专政手段,不但要讲,而且必要时要使用」 一九八七年一月胡耀邦下台,标志邓小平与党内民主派的最后决裂;也是邓小平帝国「反自由化」大战略的最后确立之前在中共十二届六中全会(一九八六年九月二十八日)那场「大辩论」,专政派在邓小平支持下击败民主派然后邓小平和专政派利用一九八六年底的学生运动逼迫胡耀邦提出辞呈那次事件,可以看做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悲剧的小型排练当时学生运动虽因胡耀邦处置得当和平落幕,但仍使胡耀邦和党内民主派遭到清算邓小平当时的讲话已经杀气腾腾,扬言「不怕流血」,「天安门广场来一个抓一个」! 邓小平和邓力群的对话 但事后专政派的夺权目标没有实现.因为邓小平确立的「反自由化」大战略是「两手硬」邓小平认为专政派只有专政一手,没有开放一手,所以不能用专政派推荐的「左王」邓力群取代胡耀邦早在导致胡耀邦下台的中共十二届六中全会那场「大辩论」前十天,一九八六年九月十八日上午十时,邓小平和邓力群之间有一场有趣对话: 邓小平:新的稿子(指胡耀邦主持起草的《精神文明决议》草案)发下来了,你看了没有 邓力群:看了三遍,有四条意见…… 邓小平:你是想把文件往「左」的方面拉你这次对决议草案提意见的方式不好(指邓力群把他和胡乔木的意见送给陈云等人)你和胡乔木不要扩大我和陈云同志之间的分歧和矛盾 邓力群:你们两位之间有不同意见,我看出来了陈云的主张,我宣传过;你的主张,我宣传过.宣传你的主张比宣传陈云的主张多得多 邓小平:明天开会,你就讲一句话,完全赞成这个稿子 邓力群:我不讲. 邓小平:你不讲,别人会讲. 邓力群在《十二个春秋》自述中说:邓小平与我谈话时,当着面是说:你是想把文件往「左」的方面拉」但与王震他们谈话时是说:「要把我们往「左」的方面拉」 这表明邓小平在中共十二届六中全会之前,还是想支持胡耀邦反对邓力群的「左」等到全会上发生那场他意料之外的大辩论,看到除了陆定一、万里之外,杨尚昆、余秋里、王震、薄一波、陈云、李先念、宋任穷、彭真等所有老人,都站到专政派一边,邓小平也就从反邓力群的「左」转向反胡耀邦的右了 但邓小平帝国的反自由化战略,与专政派陈云、李先念、王震、邓力群、胡乔木们不同邓小平反自由化,主要在政治、思想、文化领域反,不能扩大到经济领域,影响他另一手开放而专政派一直想把「反自由化」扩大到经济领域邓力群主张:「自由化思潮氾滥,第一段是思想领域自由化氾滥,第二段是自由化侵入经济领域,第三段是形成代表资产阶级的政治势力」 邓小平帝国的总纲领 第一段指胡耀邦,第二、三段指赵紫阳邓力群称赵紫阳是「资产阶级政治势力的代理人」他说:「有一次李先念问陈云,文化大革命期间毛泽东讲党内有个走资派,犯了错误;但是从这几年看,赵紫阳像不像一个走资派呢陈云说,什么像不像,他就是走资派,他的思想,他的生活,他的政见,证明他是地地道道的走资派」 由此可见,专政派要推翻赵紫阳,让坚持毛泽东全面专政的邓力群取而代之,是既定方针;有没有胡耀邦去世后的学生民主运动,都无可避免 一九八九年六四屠杀之后,挑选谁来做邓小平帝国的继承人成了问题.邓小平一度属意李瑞环,拒绝了专政派的首选邓力群最后达成妥协,邓小平认可了陈云、李先念共同推荐的江泽民 江泽民执政之初,意识形态领域听邓力群、胡乔木指挥,提出「以反和平演变为中心」;经济领域听陈云、姚依林指挥,回归「鸟笼经济」结果是两年经济大滑坡一九九二年邓小平南巡,警告「谁不改革谁下台」,直指江泽民江泽民慌忙拜託邓小平牌友丁关根求情,表示完全接受邓小平批评,同邓力群、陈云「保持距离」 邓小平南巡讲话:「右可以葬送社会主义,「左」也可以葬送社会主义.中国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这是邓小平帝国的总纲领. 邓小平说:「十二届六中全会我提出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还要搞二十年,现在看起来还不止二十年帝国主义搞和平演变,把希望寄託在我们以后几代人身上我们这些老一辈人在,有份量,敌对势力知道变不了但我们这些老人呜呼哀哉了,谁来保险我出来后就注意找第三代,两个人都失败了,不是经济上出问题,都是在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问题上栽跟头,这就不能让了」 那时胡耀邦已去世,赵紫阳遭软禁,党内民主派已彻底清除邓小平还放不下心,立此政治遗嘱,警告邓小平帝国的继承人:「经济上出问题」可以「让」,「在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问题上栽跟头」的胡耀邦、赵紫阳,绝不可「让」 这就叫「警惕右」有人还幻想今年纪念十一届三中全会三十周年将「平反」胡耀邦和赵紫阳,该重读一遍邓小平这段话 「防止「左」」呢邓小平说,「有些理论家、政治家,拿大帽子吓唬人的,不是右,而是「左」把改革开放说成是引进和发展资本主义,认为和平演变的主要危险来自经济领域,这些就是「左」」 指的是邓力群、胡乔木们,实际上也包括陈云、李鹏、姚依林和江泽民前期但是不要紧,「经济上出问题」,可以「让」还是「左」比右好 邓小平曾批评毛泽东,「一个领导人,自己选择自己的接班人,是沿用了一种封建主义的做法」邓比毛更甚毛选过刘少奇、林彪,选了又废,最后选上华国锋也未站住邓选过胡耀邦、赵紫阳,也是选了又废.但最后一着比毛高明,他不但选定自己的接班人江泽民,还选定接班人的接班人胡锦涛两个都在「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问题」上经过考验:一个在上海查禁《世界经济导报》,一个在西藏镇压藏民请愿,均威震国际.邓小平为防备江泽民「经济上出问题」,还指名「懂经济」的朱鎔基辅佐江 所以一九九二年中共十四大后,邓小平不需要再「出头」他的帝国,从政治纲领到组织架构均已完整确立,足以抵挡「国际大气候」──全球民主化浪潮的冲击了 (未完待续) 二○○八年三月十七日 邓小平帝国三十年 (续上期)   那次学运避免了流血,是由于胡耀邦采取了最后措施那时邓小平说:“谁敢到天安门广场,来一个抓一个!”一九八七元旦公安部门抓了到天安门广场的学生,当晚学生又冒大雪进入天安门广场要求放人;公安部门迅速释放被捕学生,把游行的学生也用卡车送回学校,使事态得以和平结束   胡耀邦做完这最后一件事,第二天(一月二日)写信给邓小平提出辞职   邓交权紫阳是权宜之计   一九八七年一月四日,邓小平忘了是星期日一早起来,催子女去上班,子女说星期天不上班原来邓小平要召开秘密会议,请来了赵紫阳、薄一波、杨尚昆、王震、彭真,决定要胡耀邦下台   那就是所谓“中央政治局常委决定”实际上只有邓小平、赵紫阳两名常委出席胡耀邦未被通知开会,陈云、李先念未出席事先邓小平曾派杨尚昆坐军机冒着大雾飞到上海接李先念回来开会,李先念拒绝,对杨尚昆说:“急急忙忙干什么耀邦可是个阳人啊”(指胡耀邦不搞阴谋,那么谁在搞阴谋呢)   胡耀邦的职务是中央委员会选举的邓小平既不开中央全会,也不援华国锋的先例,开政治局全体会议讨论华国锋辞职时,中央政治局于一九八○年十一月十日至十二月五日连续开九次会议讨论,作出三项决议:   (一) 向六中全会建议,同意华国锋同志辞去中央主席、军委主席的职务   (二) 向六中全会建议,选举胡耀邦同志为中央委员会主席、邓小平同志为军委主席   (三) 在六中全会前,暂由胡耀邦同志主持中央政治局、中央常委的工作,由邓小平主持中央军委工作,都不用正式名义   在通过三项决议时,华国锋也举手同意政治局会议还决定,当需要时,仍由华国锋以正式名义接见外宾   非法倒胡的“生活会”   这回邓小平却完全不顾正当程序,只是找几个亲信老人到家里,就决定胡耀邦下台,由他指定赵紫阳、薄一波、杨尚昆、万里、胡启立组成“五人小组”,召开“生活会”解决胡耀邦问题   所谓“生活会”,就是对胡耀邦的批斗会事先由薄一波、杨尚昆布置了一帮打手,如邓力群、胡乔木、姚依林、余秋里、王鹤寿等,在会上作批斗发言   据邓力群说,会前薄一波、杨尚昆把他找去,说学生闹事,是胡耀邦的错误引起的恶果,中央要开一个“生活会”要邓力群准备一个揭发胡耀邦的发言邓力群说:“更多的事情胡乔木知道”薄一波、杨尚昆说:“他是他,你是你,我们找你,是要你做好准备,讲你知道的事”   “生活会”就是这样准备的不是政治局委员的,有备而来,充当打手而政治局委员如习仲勋,事先一无所知,只通知他来开会,不知道开什么会习仲勋一进会场,看到这么一副架势,就质问:“这样的会为什么事先不告知”其实只是不告知习仲勋这样的政治局委员而已,习仲勋不但是政治局委员,而且是书记处常务书记,人又在北京开这样的会,瞒着习仲勋似乎太荒唐了,只好通知他来习仲勋又是个正直的人,布置打手之类的肮脏勾当不能让他知道,所以就出现这个场面   打手们有备而来余秋里开头炮,骂了胡耀邦半小时,内容空洞无物接着邓力群讲了两个半天,六大罪状,洋洋数万言,都是老一套党八股然后是姚依林讲经济问题的长篇发言,批判胡耀邦不懂经济,又不好好学习陈云经济思想;历数胡耀邦搞高指标、高速度、高消费的错误,给下面制造压力,造成经济混乱王鹤寿则负有特殊使命,会后到胡耀邦家里“摸态度”   王鹤寿在延安时期同胡耀邦、陶铸关系好,人称“桃园三结义”但王鹤寿没有胡耀邦、陶铸那种正直性格,是个小人,早在一九八三年“倒胡打周”时就被邓力群他们拉过去了胡耀邦却浑然不觉,王鹤寿来时,说了些心里话,被王鹤寿在会上端了出来王鹤寿说:“胡耀邦目无中央,邓小平、陈云说了要开除方励之、王若望,陈云说了要处理福建假药案,胡耀邦都顶着不办我去看他时,还说没想到要把他搞倒搞臭,很伤心说明胡耀邦态度不端正”   紫阳发言尖锐 耀邦痛哭失声   赵紫阳的发言虽不长,但最尖锐他说:   “耀邦喜欢标新立异,喜欢一鸣惊人,不受组织约束现在老人还在,你就这样将来气候变了,你的权威更高了,可能成为大问题我过去也想过,虽然我们现在合作得很好,将来到了这种情况能否合作得好,就很难说了刘宾雁、王若望这些人那么狂妄,你胡耀邦为什么对这些人这么宽容,其中原因之一,就是另有一种可能,是你要在国内、国外维持开明的形象反正党的格局已经定了,小平同志今年八十三了,现在如果你还不能自由行动的话,将来你是可以自由行动的他们将来有你这个靠山,不要紧即使你现在还不能完全保护他们,他们寄希望于你”   赵紫阳又说到一九八四年他给邓小平写的一封信,希望邓小平和陈云健在时,认真解决党中央一级的民主集中制问题,赵紫阳说,“当时就已感觉到,胡耀邦不遵守纪律,等到格局一变,小平、陈云不在了,党内老人不在了,我们两个无法共事下去,那时就要辞职了耀邦同志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在今天党内很多老同志都在的情况下,他还这样不遵守纪律;等以后不在了,谁也没有办法现在还不能完全自由行动,对小平、陈云主要是小平同志这里不能不有所考虑一旦情况变了,可以自由行动,不受任何约束”   赵紫阳的话厉害在哪里在一般人眼中,胡耀邦为人直率,不弄权谋照李先念的说法:“耀邦可是个阳人啊”但按赵紫阳的说法,胡耀邦是别有用心,对人宽容,在国内、国外维持开明形象,是在积累实力,图谋将来老人不在了,自己不受任何约束自由行动那不就是做独裁者吗那时赵紫阳就只有辞职了这种说法最能打动老人猜忌之心,也最让胡耀邦伤透了心那天(一月十五日)开完会,胡耀邦走出会场,坐倒在台阶上痛哭失声   第二天,一九八七年一月十六日,邓小平主持“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邓小平说:“今天的会,耀邦不便主持,我主持会议就是通过《公报》,其他事都不谈,到会的顾问委员可以举手”这就是说,“生活会”已批斗结束,政治局无需再讨论,政治局委员们跟着老人(如主持“生活会”的薄一波,不是政治局委员,连中央委员都不是)举手通过胡耀邦辞职下台的《公报》就是所谓“公报”,就是宣布“会议一致同意胡耀邦辞去党中央总书记职务”当天在中央电视台向全国公告   倒胡《公报》遭强烈抗议质问   一九八七年胡耀邦下台,比一九七六年邓小平下台在国内外产生的冲击更大因为邓小平下台时的中国是封闭的,胡耀邦下台时的中国已经开放就在通过《公报》的第三天(一月十九日),留学美国的一千名学生和学者共同签署《致中共中央、国务院公开信》,在海外各大媒体发表《公开信》指出:   “胡耀邦为思想解放运动,平反?假错案,开拓改革局面,以及在思想文化领域创造宽松气氛都作出了卓越的贡献他的去职将极大地损伤全国人民进行改革与现代化建设的积极性,使我们感到震惊和不安我们认为,近来事态的发展,是与三中全会以来的基本国策背道而驰的,并使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等权利受到严重侵犯,发展下去会断送我国的经济、政治改革我们强烈期望党和政府坚持改革,反对倒退,坚持民主法治,反对以言治罪出于对祖国的责任感,我们认为不能不向中央和国务院表达我们的心声”   党内反应同样强烈,纷纷质问:“十三大就要召?,中央究竟出了什么问题,要用这种方式倒胡”中央无法应付,薄一波就让胡乔木、邓力群赶快炮制材料,把“生活会”上的批斗发言拼凑成胡耀邦的“十个问题”作为“中央文件”下发因为内容空洞无说服力,自三月至五月又陆续发下去五个“补充材料”,仍无补于事党内各系统的传达内容,口径也不一致杨尚昆在军队的传达最出格,竟把胡耀邦说成向邓小平“抢班夺权”,比喻成同林彪一样杨尚昆的讲话稿曾印发军队高级干部,因毫无事实根据,影响极坏,被迫立刻收回销毁   毛邓交班结局不同   邓小平怎么办   以毛为师,毛规邓随一九七六年毛泽东废黜邓小平,不把权力交给虎视眈眈、等着掌权的江青、张春桥、王洪文们,却交给了华国锋因为毛了解江青他们只会斗争别人,治不了国   一九八七年邓小平废黜胡耀邦,也不把权力交给虎视眈眈、等着掌权的胡乔木、邓力群、王震们那时王震赤裸裸对邓力群说:“我这个人就要掌权,就是要权啊!没权你就什么事情也办不了!”   但邓小平看他们,正像毛泽东看江青他们一样,靠他们批斗别人行,靠他们掌权治国却不放心对胡乔木,当年胡耀邦提名他当宣传部长接替了张平化,邓小平都不同意,邓小平说:胡乔木是软骨头,又无行政能力,只是一枝笔对邓力群,邓小平认为他只有四项原则、没有改革开放,把国家的政策方向往“左”拉,当然不能让他治国至于王震,只是“一门炮”,在倒胡打周时放放炮而已对这些帮他倒胡打周、渴望权力的“功臣们”,邓小平并未论功行赏,却把权力交给了赵紫阳这是邓小平无可选择的选择,是一种权宜之计,同当年毛泽东把权力交给华国锋时差不多因为在邓小平当时的视野里,胡启立、乔石、李鹏这些“第三代”,似乎还不够做“核心”的条件,那就只能交给赵紫阳作为过渡了   然而毛泽东和邓小平两人交班的结局不同   一九七六年,八十三岁的毛泽东废黜了七十二岁的邓小平十一年后,一九八七年,八十三岁的邓小平也废黜了七十二岁的胡耀邦(邓比毛小十一岁,胡比邓也小十一岁)   毛在把权力交给华国锋后说过那样一段话:“和平交不成就动荡中交,搞不好就得‘血雨腥风’了你们怎么办只有天知道”毛泽东不会料到:他去世后不到一个月,“华主席一举粉碎四人帮”,两年后又把权力和平交给被他两度废黜了的邓小平,都没有“血雨腥风”   而邓小平呢被他废黜的中国理想主义领导人胡耀邦两年后先他而去邓小平在胡耀邦去世后掀起一场震惊世界的“血雨腥风”,一以抵挡住逼近中国的“国际大气候”第三波全球民主化浪潮,二以消灭天安门广场的“中国小气候”学生民主运动   在这场“血雨腥风”中,邓小平废黜了他的第二个接班人赵紫阳,从此把中国的改革开放同国际国内的自由民主潮流彻底拉开,在毛泽东封闭式共产奴役制度的原有基础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