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来狮口大开 挟三峡令诸侯 绑票全大陆百姓

时间:2019-05-01 02:12:00166网络整理admin

二○一○年三月举行的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会议上,重庆市人大代表团狮口大开,提出要价最高的提案,以三峡后续工程为名,向全国百姓索要一千二百三十八点九亿人民币 份量最重的提案 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在两会上提案,现在成为一个时髦,每个代表必须最少准备一个提案就连既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准备提案的刘翔,也请人代笔写了一个提案提案的分量,就看在提案上签名的代表人数的多少,自然也看签名代表的地位的高低 三月四日,以政治局委员薄熙来为首的重庆代表团举行了第二次全体会议,讨论通过了“关于三峡工程后续工作的建议”的提案,呼吁国家尽快开展三峡工程后续工程,帮助解决三峡工程遗留下来的移民问题提案的关键是向全国百姓索要一千多亿元这是今年两会上分量最重也是要价最高的提案 挟三峡令诸侯 重庆代表团索要一千多亿巨额资金,狮口大开,当然有它的理由中共中央和国务院以及全国人大在一九九二年决定建设长江三峡大坝工程,是一个错误的决策,受害最大和最直接的是重庆其实这灾害也是重庆领导自己讨来的当初邓小平批准了三峡工程的低坝方案,淹没区主要在湖北,对重庆影响较小由李鹏出任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筹备组组长,由薄熙来的父亲担任第一副组长,辅佐李鹏李鹏认为,实施低坝方案,三峡工程就不可能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水力发电站这时重庆市委书记肖秧以市委和市政府的名义向中央打报告,要求加高三峡工程蓄水水位,多淹重庆,这才有后面的三峡工程决策从另一方面来说,重庆市又是三峡工程的最大得利者重庆市因三峡工程而上升为中央直辖市,重庆市各级官员自动官升一级,工资也水涨船高重庆市上升为中央直辖市而增加的全部行政费用,都由全国纳税人承担仅重庆市从三峡工程移民经费及三峡工程对口支援中获得了七百多亿元资金,使得重庆市的国内生产总值的发展速度超过全国平均水平但是这是依靠水库淹没百姓搬迁而产生的国内生产总值,一淹一建,实际经济效果并不大至今重庆市依然是四个中央直辖市中经济最落后的,经济实力还不如江浙的一些省级市三峡工程移民更是苦不堪言 虽然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搞得轰轰烈烈,但是结怨也多有人以为,薄熙来已经失去进入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机会,但是薄熙来是十分会利用机会的既然中央领导绝不会承认三峡大坝工程的决策错误,这就给薄熙来一个新的机会,他要敲山震虎薄熙来为首的重庆代表团在提案中不涉及中央决策的错误,只是把由工程技术人员和科学家做的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的一些缺陷轻轻地点了一下 首先提案中反复提到,重庆已经圆满完成了三峡工程的百万移民的搬迁安置任务众所周知,当初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提出的三峡工程移民总人数为一百一十三万,并得到全国人大审查批准而现在重庆官方公布的移民人数就超过一百一十三点八万,还不包括已经湖北省的三峡工程移民人数,也没有包括其他因三峡工程搬迁但未计算在内的移民重庆市为中央政府隐瞒的众多的移民人数,给中央政府留足面子这也表明,薄熙来抓住中央领导的弱点,为自己增加了筹码其次提案中提到三峡库区人多地少,环境容量小的问题而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的一个重要结论是三峡库区人口环境容量大,可耕荒坡地多,移民全部可以在当地安置,并指出,三峡库区库岸稳定,会产生滑坡和崩塌的库岸仅四百余处而现在仅重庆市范围内会产生滑坡和崩塌的地点超过一万个以上最后就是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在移民安置和产业布局上的问题 当然提案只是点到为止,用词十分委婉,使用“不足”或者“滞后”这样的词汇,避免中央难堪 中央将库区移民淹没线提高 过去十几年,中国人在电视和照片中,对海拔一百七十五米的三峡库区移民淹没线都有深刻的印象当然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考虑到二米的风浪影响,把移民淹没线定在海拔一百七十七米上把居民搬迁到海拔一百七十七米以上的地区,让百万移民在那里建新居 现在,中央政府已经悄悄地将三峡库区移民淹没线从海拔一百七十五米提高到海拔一百八十二米,整整提高了七米,理由是海拔一百八十二米以下的岩层比较软弱,容易发生库岸不稳定的问题这样,现在居住在海拔一百八十二米以下的居民,必须再次搬迁,而再次搬迁的任务就落在重庆市的肩上中央政府这个解释是相当荒谬的,稍有地质学知识的人就知道,世界上还不曾有这样六百公里长的保持在一个水平线上的岩层,下面是软的,而上面是硬的地层 一千二百多亿从哪里出 再次搬迁,是三峡后续工程第一期的最主要工作需要搬迁的居民从原来统计的十万人上涨到目前的三十万人据估计需要的资金为一千七百亿元人民币,分摊到重庆头上是一千二百三十八点九亿人民币而国内的一些专家已经指出,这个后续工程没有三千亿元人民币根本不可能完成而一九九二年全国人大批准三峡工程,总投资为五百七十亿元人民币 这十几年来中国的纳税人已经为三峡工程建设缴纳了一千多亿元人民币,就是国家通过给每度电增加零点七分至一点五分钱获得的二○○九年中国有人想知道这一千多亿元三峡基金到底用到哪里去了但是中央政府就是不敢给他一个说法 现在重庆代表团索要一千多亿元,还是老办法,再给每度电增加一至两分钱不知道中国的纳税人同意不同意 薄拟建中国最大化工基地 看上去这一千亿元是用来帮助解决三峡工程遗留下来的移民问题,帮助移民安家致富的这只是借口薄熙来准备用这笔钱在重庆建设中国最大的化工基地,抬升重庆的经济实力,树碑立传 当初一九九四年中央政府决定三峡移民资金按每人三点五万计算,最后实际到移民手中的大约是五分之一如果移民资金全数到移民手中,三峡移民也不会落入如今无工做,无地种,无出路的境地在重庆建设中国最大的化工基地,其依据就是长江的水资源 中国人将没有干净水可喝 中国几大河流如海河,淮河,辽河,黄河,生态环境破坏严重,水质下降,河流已经失去自净能力珠江,松花江也正在步它们的后尘,现在只剩下长江了中国国家环境保护部在刮环保风暴时,曾把在大江大河沿岸布置大量的化工企业作为整治的目标现在重庆准备在三峡库区建设中国最大的化工基地,对整个长江的生态系统将是致命的威胁,大量的工业废水流入自净能力很弱的三峡水库中国人将没有干净水可喝,这不是危言,而是一个不可更改的事实 对于薄熙来狮口大开,中央政府点头同意,最终还是要老百姓来承担这笔费用,为中央领导的决策错误买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