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美国的福 中国与日本打仗的可能性极低

时间:2017-11-02 12:11:24166网络整理admin

纽约—中国官方媒体炒作日本在领土争端问题上不断挑起事端,提升军事紧张,大有战争一触即发之势,但美国前资深官员们认为,尽管日中双方的军事能力和存在确实在不断增加,处理不当有可能导致军事冲突,但由于美国在该地区的存在,爆发战争的可能性极低 *官方大肆炒作日本军事威胁* 最近,中国官方媒体大肆炒作日本航空自卫队要制作迫降进入钓鱼岛空域的中国歼10战机的操作手册,甚至中共外交部也出面就这一问题要求日本方面做出澄清,似乎中日领土争端大有一触即发成军事冲突的可能但是在纽约举行的一个有关如何预防中日军事紧张情势升高的讨论会上,美国前国家安全委员会东亚事务资深主任杰弗里·贝德说,其实双方都不想发生战争贝德现在是布鲁金斯学会的国际外交资深研究员他说:“我跟许多中国和日本的高级官员谈过,我认为他们中没有任何一个人想要打仗” *中日战争可能性极低* 但是,中日双方在该地区的冲突确实在不断增加,而且双方各自的民调显示,90%的本国人民不喜欢对方尽管如此,美国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亚洲和日本项目负责人、资深副主席、前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资深主任麦克·格林仍然认为,由于美国在该地区的存在,中日爆发战争的可能性极低他说,“退一步讲,这是否意味着将会有一场战争?我说可能性极低,即便一次事故或类似事件发生的可能性也很低,如杰弗里所说的所有原因,还因为我们自己的力量和存在” *中日达成秘密协议?* 美国前驻中国大使、曾在国务院担任负责东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的洛德在发问中提出了日中之间就钓鱼岛领土争端达成某种立场各表的秘密协议以换取和平的可能性,他甚至说,这种情况可能正在发生,虽然在目前形势下他高度怀疑这种可能他说:“中国和日本进行一次秘密谈判,日本提出具有很大模煳性的设想,就像我们的上海公报,或台湾92共识之类”洛德说,双方各自表述目前所坚持的立场,安培告诉日本人民,他没有改变立场,除非日本获得中国事先做出保证,他们实际上会减少巡逻和试探,实际上会制造出一个更加和平的环境 但与会专家都认为目前这种可能性不大格林说,据他所知,日本和中国的外交部都在研究这种可能性他认为虽然目前不可能,但是,即便进行研究也可起到降低紧张的作用杰弗里认为,他从日本方面得到的信息是,无论语言多么巧妙,安培都不会同意,他的目标是回到之前的现状 *关键是使争端非军事化* 斯坦福大学国际研究研究员、前美国驻阿富汗大使、退役陆军中将卡尔·艾肯伯里说,眼下的关键是要尽可能快速地找到一个方法使中日间的这一争端非军事化,因为现状太危险他认为中国的政策变化很快:“是的,你可以说你放弃了他(安培),然后下星期事情发生了变化,他们又跟他谈了”他认为习近平和安培定下一个调子,让双方坐下来闭门认真地谈判 奥巴马提名的新任驻中国大使、联邦参议员鲍卡斯在参院就其资格进行听证时,与会参议员们对中国与邻国间的领土争端表达了关切,他们敦促鲍卡斯在与北京打交道时应采取强硬的立场 *鲍卡斯赞同实行坚定对华政策* 鲍卡斯说,他将尽其所能降低中国与其邻国之间的紧张关系,并说他会以“谨慎”之道与北京接触他说,他赞同共和党参议员麦凯恩对中国的评估,即,中国正试图重新确立其作为亚洲主导力量的历史地位 麦凯恩参议员一直主张美国实行坚定的外交政策麦凯恩在听证会上说,中国“建造和收购一艘航空母舰就是其渴望能够投射力量的一个证明中国现在正在亚洲扮演的角色应该引起我们全体的极大关切,更不必说他们在西藏继续不断地进行镇压和压迫、继续其侵犯人权的行为了”他说,该地区的紧张局势具有“导致另一个‘八月枪声’的意味”“八月枪声”意指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 *“抱最好希望、做最坏假设”* 鲍卡斯对麦凯恩的观点表示同意他说,美国应该像常言说的那样“抱最好希望、做最坏假设”他说,“我是一个现实主义者,相信我我了解你刚才所采信的中国历史版本这是千真万确的但是,当我们与中国打交道时,如我先前多次说过的,应该基于现实” 鲍卡斯说,中国建立防空识别区令人遗憾他表达了对中日间“脆弱关系”的关注,认为任何一方的误判都很容易会出“一个大问题” *美中关系中最重要的是“结果”* 听证会后鲍卡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美中关系中最重要的是“结果”,和“如何以积极的、建设性的方式管理好这一关系”,他说,“所以,我试图不过多地涉及动机,而是试图更多地集中在如何做出反应和尽我们所能找到共同的基础” 鲍卡斯表示,如果获得参议院批准顺利出任美国驻华大使,他将直言不讳地告诉北京,美国反对中国设立新的防空区等在亚洲扩张势力的举动,并让北京明白美国将履行保卫日本的责任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