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男女关系看金正日的性格

时间:2017-11-03 17:19:35166网络整理admin

黄长烨表示自己1979年回到党中央秘书一职时没有感受到任何重回到最高首脑部门的喜悦和荣誉,有的只是暂时也不能放松的不安的生活 金正日不喜欢人们和睦相处,始终让人们相互监督和批判相互监督和批判中尺度是是否忠实于金正日的思想和指示,因此相互批判越加深,党员之间争斗越加剧,金正日的权威就越高他反对让党员们过着平静的生活,唯恐天下不乱,喜欢惹事生非 一贯利用亲笔签名实施“报告书政治” 金正日不喜欢直接与人面对面,而是利用提议书(报告书)的亲笔签名下达指示这样省略了通过会面收集对方的意见以及说服自己逻辑的过程,只是在强调自己独断的想法 金正日一一阅读党中央、内阁、外务省、军队、人民保安省、国家安全保卫部等直接上交的提议书,并亲自裁定后下达金正日的政治可谓是“报告书政治”,而不是人治政治 金正日极其亲信们举行的所谓“宴会”中也能够体现金正日特有的皇帝意识略有醉意之后,酒桌上只能对金正日一个人表示绝对的定义,其他人之间一律不论地位高低,目的是只树让所有人只承认金正日一个人,甚至在酒桌上都要完成自己的绝对领导人的权威 每次聚会时金正日都强调两个主意点其中一个是要保守党的秘密另外一个是要放弃对别的干部们的幻想更喜欢秘密的,而不是公开的,见不得人好过的嫉妒等可谓是金正日性格中的一大特点 即使是忠实的部下得到大众的信赖或者得到其他国家领导人的信赖金正日也会嫉妒黄长烨认为金正日的这种性格特征与彻底的利己主义有关 金正日的心理或性格是在完成唯一领导体制的过程中形成的其即兴和残忍的习性深得其他独裁者的“真传”但是让所有人只崇拜和服从于领袖一人,这一点却于其他独裁者不同他无视一切除自己为中心的人际关系以外的任何人际关系 家族主义、地方主义是宗派的温床 他视家族主义、地方主义为宗派的温床,反对一切同窗会等各种形式的亲友会甚至禁止梳理师徒关系和先后辈关系这种极端的利己主义和支配欲望在完成领袖绝对主义体制的过程中成为心理背景 曾经在金正日身边生活过的人们都说金正日是极其“缜密和密不透风的人他能够看穿人的心理,是一个很难说谎的人金正日虽然在决策时即兴,但是判断能力超群,也是一个彻底维持权利的人 成蕙琅说:“金正日虽然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人物,但是单纯地把他视为精神异常的独裁者就会忽略不少其他真实的一面” 黄长烨说:“金正日的独裁无疑是残酷的,而他的独裁能力无疑也是卓越的”“他正是凭借这卓越的独裁能力毁掉了自己的父亲,毁掉了朝鲜社会,也毁掉了追随他的许多单纯的人们” 他还说:“不得不担心他凭借这卓越的独裁能力毁掉韩国和外国的许多善良的人们,给7000万同胞带来史无前例的灾难” 阿波罗网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