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辛格:亚洲情况似19世纪欧洲 不排除军事冲突

时间:2017-10-05 08:06:49166网络整理admin

Bloomberg News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报道,中国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傅莹说,中国和日本现在的关系“可能是历来最差的”,她称中共政府将采取行动维持区域的稳定   傅莹前天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以英语发言说,中国将对任何破坏东亚安宁的挑衅做出有效回应   她表示,日本领导人这段时间来传递出的信息充满矛盾,根源是日本历史认知的问题   她还说,除非日本领导人能够坦诚面对二战所发生的一切,否则很难成为亚洲伙伴国间具有建设性的成员   日本外长岸田文雄随后表示,日本已深切反省了战时和殖民地时期历史,日本希望在安全课题上与中国进行对话   岸田也声称,对亚洲安全形势不稳定感到担忧,认为亚洲是全球军费增长较快的地区,日本愿意同美国等盟友,积极维护区内的安全及稳定   岸田还呼吁,日本加强与欧美的合作,以强化基于法律原则的海洋秩序等   日本政府2012年将钓鱼岛国有化,导致中日关系急速恶化;去年11月,中国在东海划设防空识别区,令两国关系进一步陷入谷底   基辛格:   不能排除发生军事冲突   前天,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指出,亚洲如今的情况类似19世纪的欧洲,“不能排除军事冲突的发生”   基辛格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说:“在日本和中国的问题上,我们都希望双方不会诉诸武力来解决问题”   Bloomberg News原文:http://www.bloomberg.com/news/2014-02-02/kissinger-says-asia-is-like-19th-century-europe-on-use-of-force.html “Asia is more in a position of19th-century Europe, where military conflict is not ruled out,” Kissinger,90, said on a panel at the meeting in Munich, Germany, yesterday.“Between Japan and China, the issue for the rest of us is that neither side be tempted to rely on force to settle the issue.” Fu Ying, chairwoman of the 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 of China’s National People’s Party Congress, told the conference earlier that China’s relationship with Japan is“probably at its worst” amid a territorial dispute. China will take action to maintain stability in the region, she said. A deepening conflict between the two nations over a chain of islands in the East China Seathreatens security in the region as the countries escalate rhetoric over their World War II past. About a month after Japanese Prime Minister Shinzo Abe’s visit to a shrine honoring wartime leaders, Fu blamed Japan’s“history of denial” of its crimes during the war. Fu said the government in Beijing would“respond effectively to any provocation” that risked upsetting the“order of tranquility” in East Asia.“Many people are worried,” Fu told the panel in English.“The bilateral relations, the cooperation is suffering a lot.” Japanese Foreign Minister Fumio Kishida, speaking at the same panel in Japanese, replied that Japan had undertaken“serious reflection” of its wartime and colonial past. He listed Japan’s peacekeeping involvement in the Middle East and Asia and its contribution to nuclear non-proliferation. “We would like to pursue dialog with China” on security issues, Kishida said. Protests broke out in China in late2012 after the Japanese government bought some of the disputed islands, known as Senkaku in Japanese and Diaoyu in Chinese, from a private owner. Tension escalated in November when China established an air-defense identification zone in the area, demanding civil and military aircraft present flight plans to its authorities. 2014-02-02 傅莹出席慕尼黑安全会议并参加“全球力量与地区稳定”专题讨论   当地时间2月1日,中国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傅莹,在慕尼黑安全会议表示,中日关系当前处于非常困难的时期,日本领导人一段时间来传递出的信息充满矛盾,根源是日本历史认知的问题日本外相岸田文雄随后表示,日本正确看待二战历史;并声称对亚洲安全形势不稳感到担忧,呼吁加强与欧美合作,强化海洋秩序   傅莹说在各种表面现象的背后,深层还是日本历史认知这个老问题,特别是一些日本领导人对侵略战争罪行的否认,甚至有人不认为,日本当年发动的那场残酷的战争是侵略   中国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傅莹:“除非日本领导人能够坦诚面对二战所发生的一切,否则很难成为亚洲伙伴国间具有建设性的成员”   傅莹认为,日本的历史教育可以说是失败的,使战后出生的日本领导人,对历史持有如此缺乏良知的态度   傅莹也不点名提到,在历史遗留的领土和领海争议问题上,近两年,中国受到个别邻国的挑衅,有必要作出有力反应,目的是促使问题回到对话解决的正确轨道,防止造成溢出效应,威胁地区安全   傅莹的对日本的批评,随即遭到日本外相岸田文雄的回应   日本外相岸田文雄:“日本正确看待历史,并对在二战的角色,以及在亚洲的殖民统治深感遗憾,日本自二战之后坚定走和平国家的新路线”   岸田也声称,对亚洲安全形势不稳定感到担忧,认为亚洲是全球军费增长较快的地区,日本愿意同美国等盟友,积极维护区内的安全及稳定岸田还呼吁,日本加强与欧美的合作,以强化基于法律原则的海洋秩序等 中共外交部副部长傅莹曾出席2011年彼尔德伯格俱乐部年会   彼尔德伯格会议官方网站已经开通,网址是http://www.bilderbergmeetings.org/index.php 里面有彼尔德伯格会议简介,历届会议举办地,指导委员会成员,以及上届参与人员名单,但没有列出2012年的会议情况 以下是主页的翻译:    简史 彼尔德伯格由1954年5月第一次会议召开地荷兰的一家酒店而得名这一开创性的会议引起了大西洋两岸一些leading citizens(大人物)的关注,因为之前西欧和北美没有就至关重要的常见问题做过密切的工作有人认为,定期、非正式的讨论将有助于建立对复杂势力的更好理解,以及战后主要趋势对西方国家的影响现在冷战已经结束但是,几乎所有方面的常见问题只增不减-从贸易工作,到货币政策、投资、生态环境的挑战,以及促进国际安全的任务很难想象这些重大问题由欧洲或北美单方面决定不会影响到彼此因此,一个欧美论坛的概念仍未过时这两个地区之间的对话仍然存在-甚至越来越多-越来越关键 会议的角色 彼尔德伯格作为论坛的独特性 各界形形色色的大人物,就当前课题进行为期近3天非正式讨论,尤其是在外交和国际经济领域;参与者之间强烈感觉到西方各国的不同态度和经验,仍需进一步提升在这些问题上的理解和包容;会议的隐私没有其他目的,只是让与会者可以公开和自由的畅所欲言 总之,彼尔德伯格俱乐部是一个小型,灵活,非正式和非记录的国际论坛,可以表达不同的观点,提高相互理解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的唯一活动是年度会议在会议上,不会提出任何决议,不会投票,不会发出任何政策声明自1954年以来已举办了五十九次会议每次会议的议程以及与会者的名字都公之于众,并提供给记者 与会者 彼尔德伯格会议的被邀请者由指导委员会成员协商的主席提出参与者由他们的经验、知识、地位和对选定的议程作出的贡献来决定通常大约有120人参加,约三分之二来自欧洲和北美其中三分之一来自政府和政界,三分之二来自金融,工业,劳工,教育和通讯与会者参加彼尔德伯格是在一个私人的,而非正式的场合下进行 管理和资金 彼尔德伯格俱乐部是由指导委员会指定一名主席,成员经选举产生,任期四年,可以连任彼尔德伯格会议没有其他成员主席的主要职责是主持指导委员会,与指导委员会准备会议的程序,参与者的选择他还可以对指导委员会的组成提出建议执行秘书负责向主席报告工作 包括彼尔德伯格会议秘书处维持费用都全部由私人负责年会的招待费用由东道国的指导委员会成员负责   2011年会议情况: 2011年6月9-12,瑞士圣莫里茨 中东:民主意味着什么 新兴经济体的角色和职责 数字化时代的经济和国家安全 西方经济的技术创新:是停滞或希望 改革的欲望:各国政府可提出 瑞士:能否在未来保持成功 欧盟面临的挑战 一个可持续欧元:欧洲经济的影响 中国的国内挑战 中国的地区和全球挑战 权力连接和扩散 目前冲突地区 人口应力 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的性质极其神秘,俱乐部内设一个领导委员会,由北约前秘书长洛德·彼特担任主任一职,所有出席者都经由领导委员会挑选,因此所以出席者都是权倾一方或富甲天下的人士,已知的出席者包括美国财长盖特纳、前美国总统克林顿、世界银行行长罗伯特·佐利克、壳牌石油和诺基亚总裁约玛·奥利拉及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现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知曾参与的成员只有外交部副部长傅莹 (2011年),而过往俱乐部曾经向两位中国代表发出旁听的邀请,但身份被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