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女遭日籍主管性骚扰 凭这三张照片打赢官司

时间:2019-07-15 09:07:00166网络整理admin

  在广州一家日企工作,受到日籍主管横山宏明骚扰长达数月,多次向公司投诉未果反被开除,今年3月,28岁的女白领小A愤而把日籍主管和公司告上法庭,最终,法院判定该日籍主管行为构成性骚扰,必须书面道歉并赔偿3000元   因受性骚扰而胜诉,此案在广州尚属首例而直接依《妇女权益保障法》认定性骚扰,并判决赔偿,这在全国也极为少见业内人士称,在有关性骚扰立法并不健全的中国,此案将成为经典案例,影响深远     小A今年28岁,来自广西南宁,抱着对日文的兴趣,她在南宁一所大学学习日语,期望有一天能在日资企业工作2001年,这个愿望实现了,由于日文流利,工作能力强,她选择的公司越来越好,但从2008年8月开始,这样开心而又充实的生活消失了   昨日中午,信息时报记者见到了面容憔悴的小A“事情过去一年多了,我仍然常在噩梦中惊醒”,小A说   事情还要追溯到2007年4月,她入职广州森六塑件有限公司工作,任职品质部担当2008年8月,横山宏明从日本总公司调任到公司品质部任副部长,成为小A的上司“刚开始我不是很在意他,可是一个多月之后,他就经常对我动手动脚,摸我脖子摸我腰,拒绝他之后,就阴阳怪气说我太冷漠了,当时感到心理压力很大,很怕回到公司上班”   小A所在的办公室是开放式的,横山宏明的行为“周围的男同事都会看到,但有的只当看笑话,有的则私下里教我反抗的办法”从那时开始,小A开始常做噩梦,“有几次我在埋头工作时,他突然从后面摸过来,吓得我全身发抖”   “忍一忍吧!”亲友和同事经常这样劝说小A,她选择了忍让,这或许也代表了多数女性受害者的态度   到了2008年12月26日,公司年终的忘年会,小A终于忍无可忍了   晚会于8点多开始,公司员工轮流上台唱歌,很热闹,小A正在跟同事聊天突然,横山宏明从后面冲过来拉她的手,她感觉手已经碰到胸部,立即护住挣扎,这时一只大手突然卡住了她脖子,“我当时感到呼吸不了,要窒息,马上用日语和中文哀求他放过我,还大叫救命!拼命挣脱,可是他还围着桌子追我,吓得我脚都软了”   小A回忆说,后来轮到横山宏明上台唱歌,“他在舞台上竟然大声喊叫我的名字,我吓得躲到了桌子底下当时有同事看到我,我请求同事不要把我的位置告诉那个日本人,可是他还是看到了,唱歌过后他又来强行抱我,卡脖子,摸胸部,我的手被他拉得又红又紫,最后我只能紧紧的抱住椅子,他从后面抱,想要弄开我的手,但没有得逞”   那天晚上之后,小A哭了整整两天,家人也站出来给小A鼓气,“孩子,不能再忍了!”由于第二天是周末,星期一小A没上班,打电话让一个中国同事帮忙请假   2009年1月4日,小A正式向森六公司的三栗总经理说了这个事情,他说会第二天给电话,但一直没有联系1月6日,小A自己打电话提出两项要求,一、书面道歉,二,公司出担保书,担保她不再受性骚扰1月7日,森六公司召开情况反映和协调会,公司六名负责人参加会见,四名日本人两名中国人,其中包括横山宏明,两名中国人均是为公司的工会委员   回忆起协调会在情景,小A称“很失望”该公司总经理三栗先是承认横山宏明的行为不对,但随后话锋一转说,横山宏明对小A背部的触摸完全出于好意,而且因为横山宏明是在忘年会上喝了很多酒,“如果让横山宏明书面道歉会给他留下污点”,拒绝了小A的要求   横山宏明则辩解说,原来是希望通过接触小A而将工作做得更好,但事与愿违,“对我给您造成的伤害,我表示诚挚的歉意,没有充分考虑自己生长的环境以及小A生长的环境之间的差异,对您的感受有考虑不足的地方”   而最让小A伤心的是,原本作为工会委员的两名中国同胞,非但没有站出来维护自己的权益,还说出了“总经理百忙之中主持会议是给你面子”的话,其中一人还多次以旷工的理由声称要在会上开除她     据了解,早在1999年,日本就先后颁布了《性骚扰禁止条例》和《男女雇用机会均等法》修订法案,根据这两个法律的内容,凡是违反对方意愿,使对方感到不快,或者工作能力受到重大影响的有关性的言语和身体接触行为均属于性骚扰《男女雇用机会均等法》第21条还规定,任何雇主必须采取必要的管理措施,确保女员工不因工作场所发生的性骚扰及女职工对此进行的反抗而蒙受经济损失或处于不利的工作环境中可见,立法比中国早而且更严厉   此前,7名日本女性原在广岛县三次市的朝日生命保险三次营业所工作,在忘年会上曾遭遇被前所长搂住,想要避开时又被拽倒等行为日本广岛地方法院判处 3名男性支付约850万日元的赔偿金,这笔赔偿金相当于人民币65万余元法院审判长在判决中认定三人“侵害了身体的自由和人格权”,而“忘年会是作为公司的活动而举行的”,因此认定公司也负有雇主责任   据悉,日本东海大学研究生院一位就读博士课程的女生,遭到学校教师性骚扰后校方处理不力,该女生因此提起赔偿损失的诉讼东京地方法院则判决原告胜诉,并获得赔偿330万日元,相当于人民币25万余元   而为了制止性骚扰,日本电车、地铁公司大多数车站都新设了告示牌,提醒性骚扰者悬崖勒马告示牌上第一行就写着:性骚扰是犯罪!东京的私营地铁公司京王帝都电铁公司已正式推出了女性专用车厢   据报道,性骚扰的概念已经根植于日本社会各阶层,东京公立学校教师联合会提供的报告表明,约半数10~12岁的被访小学男生表示,他们晓得“性骚扰” 这名词,而懂得这名词的小学女生则占3/4至于12~15岁的初中学生里,有85%的男生表示知道这名词,90%的女生表示熟悉这名词   可见,日本的文化也不能容忍性骚扰,而且惩罚更为严厉   那次协调会,小A很失望,但随后她又听到了一个意外消息,公司曾经派人到原来的公司调查她,导致一位朋友打来电话问,“你是否在森六犯法了,听说公安去丸顺公司调查你”小A称,这应该是公司想要在以前公司找到把柄,譬如一些不好的记录,然后要挟我,一些日本公司想要开除任何一个人都会找出以前的过往记录   小A过了两天给公司回复邮件,称不能接受口头道歉,但公司回复称肯定不会写书面道歉“公司希望大事化小,如果同意继续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