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犯纸币开铐自杀视频疑警察造假 家属称被自杀

时间:2019-07-15 10:13:00166网络整理admin

核心提示:网友质疑昆明警方公布邢鲲自杀时的监控录像视频的可信度,并找出视频处理过的痕迹,提出多个疑点 警方视频中的邢鲲 同一视频中的邢鲲,黑色上衣 同一视频中的倒地邢鲲,白色上衣邢在自缢前脱下上衣,又穿上? 一张纸币开手铐,两根鞋带自缢亡12月16日,昆明市检察院、公安局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就盗窃嫌疑人邢鲲在小南门派出所候问室死亡事件进行通报,并现场公布邢鲲自杀时的监控录像围绕这段视频,网络上掀起轩然大波,很多网友质疑视频的可信度死者家属也站出来提出多个疑点,参加新闻发布会的媒体记者也认为视频很是蹊跷所有矛头直指昆明警方公布的视频的真实性 网上视频显示,11日19:29,邢鲲掏出纸币 网上视频显示,12日4:52,邢鲲打开手铐 警方视频三处存疑 可能造假 昆明警方公布的这段视频被网友上传到网上,很多网友看完后提出各种质疑,更有网友找出证据,证明视频是经过剪辑的,涉嫌造假 质疑一:到底有没有视频? 在邢鲲死亡后,警方宣称由于候问室内的摄像头安放在房顶,位置较高,导致候问室内留有视线死角,因此无该男子自缢死亡画面而新闻发布会上,又突然公布了自缢身亡的视频前后矛盾 质疑二:为什么视频中邢鲲只有背影? 从整个视频看,邢鲲正面没有出现过一次,全都是背影而且邢鲲从掏纸币捅开手铐也只是瞬间的事,整个过程邢鲲的动作很僵硬,像是演员在演戏 质疑三:视频疑是剪辑过,两段视频时差9个多小时 第一段视频时间显示是11日19时29分,记录邢鲲拿出纸币,但随后衔接上的视频:邢鲲从盲区走回来,抽出鞋带,第一次自杀的时间显示已经是12日凌晨4点55分了,这两个动作相差了9个多小时很显然,这视频是处理过的 “视频里根本不是我们家孩子” 昨日,记者联系上了死者邢鲲的舅舅尤增强,他告诉记者,昆明警方公布的视频疑点太多 疑点一:衣服不对 尤增强告诉记者,视频中出现的银白色衣服,邢鲲根本就没有这件衣服“在尸检现场,我们发现邢鲲的衣服在装尸袋里面一条墨绿色的外裤、一件黑色带花的T恤、一条棉秋裤、一条红色内裤” “我记得当天邢鲲穿的是一件黑色外套,视频中那件偏银白色外套根本不是他的”而此前进小南门派出所时拍的邢鲲拉衣服做检查的照片显示,邢鲲进派出所的时候确实是穿着尸检那套衣服的“为什么监控录像里就不一样了呢?” 疑点二:发型、体型不对 尤增强告诉记者:“我在邢鲲出事前的10来天左右还见过他,他当时是小平头,而且他的发型一直是小平头发型跟视频中公布的根本不一样而且,邢鲲的体型很瘦小,视频中公布的那个人很壮实我们家小孩体型什么样,我一眼就能看出,视频中根本就不是” 疑点三:背影不像 尤增强提出和网友一样的疑点:为什么视频中只有背影即使是背影,尤增强认为那也不是邢鲲的背影,“自家的孩子太熟悉了” 其实,对于视频画面,不仅网友和尤增强存在质疑,就连当地媒体记者也表示“有疑惑”一位参加当日新闻发布会媒体人士告诉记者,新闻发布会上只能看见邢鲲的背影,就让人感觉很蹊跷对于其他问题,这位媒体人士也不愿多说 “邢鲲根本不是个会自杀的人” 昨日,邢鲲舅舅尤增强等一干家属在昆明五华区检察院等邢鲲尸体解剖书面通知书,然而在昆明五华区检察院等待了一天,相关部门领导也避而不见,直到傍晚书面通知书也未拿到 尤增强说,邢鲲尸体解剖已经多日,作为家属却一直未拿到解剖结果书面通知书警方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事件进展,也未通知家属 对于邢鲲“自杀”,作为舅舅的尤增强一直表示想不通,“邢鲲根本不是一个会自杀的人,他相当开朗乐观,而且,他对未来还充满着希望他目前正谈着恋爱,还正准备跟兄弟开店这么一个对未来有追求的人,怎么会自杀?他不存在自杀的理由啊!” 而在12月17日,邢鲲的父亲邢才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表示,家属不认可昆明检察院做出的自缢死亡结论,并怀疑小孩的死,是被两个人勒死以后,再伪造的现场“他虽然犯法,但是他罪不致死”刑才芳说,“孩子打工的地方在昆明市某商场,那个商场有仿真枪卖,我们怀疑是他知道的太多,损害了某些人的利益” 邢才芳称,邢鲲打工服务的那个老板,跟那个派出所(邢鲲死亡所在的小南门派出所)的关系特别好!他们是哥们关系! 此外,邢才芳还告诉记者,家属看过尸体,伤痕累累,而昆明检察院法医把伤痕说成是尸斑对于邢鲲“后背上缺了一块肉”的问题,法医未作回答 不好答 不敢答 不知道 相关部门一问“三不知” 对于诸多疑点,相关部门又作何解释?记者昨日下午联系了昆明市五华区检察院、昆明市公安局和昆明市人民检察院但是每一个部门都表示不清楚情况 记者电话采访了负责尸检的五华区检察院,该院负责控告申诉接待的工作人员听说是邢鲲的案子,回答是:“不好答复,这个案子正在调查过程中,新闻发布会是市检察院、市公安局和我们三方共同答复的记者,所有的事情以公开答复情况为准”记者追问:“听说尸检是五华区检察院负责的,您能帮我问一下是谁负责的吗?” 对方的回答是:“我无法回答你” 随后记者又拨通了昆明市公安局新闻办的电话,工作人员的回答是:“目前我也是通过媒体了解这个事情,我所知道的和您了解的都是一样的……(能不能帮我联络相关的负责人?)这个不能帮您联络,我也不敢回答您而且就算是您找到了当事人,比如说打电话到派出所,你说他会说吗?都不会愿意接受采访如果我是您,我就会直接去找检察院,这个案子主要是他们在负责” 电话联系上昆明市检察院后记者问:“邢鲲的案子是市检察院在负责吗?”对方的回答是:“什么?不知道,没有听说”记者提醒他说:“就是用纸币开手铐的案子,全国媒体都在关注”这名工作人员的回答是:“不知道,没有传达过” 电话采访无果后,记者又查看了昆明市政府网和被媒体称为“开明尝试”的云南省政府微博客“微博云南”,这些官方网络上都没有出现关于邢鲲案的相关信息 一张纸币开手铐 两根鞋带自缢亡 16 日15时,昆明市人民检察院、昆明市公安局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据警方通报称,邢鲲用事先藏匿的纸币折叠后打开手铐,然后再用隐藏的两根鞋带自缢警方还公布了小南门派出所候问室的6段视频剪辑,及邢鲲用于自缢的鞋带6段视频剪辑中,邢鲲有5个背对探头的画面昆明检方16日同时公布了尸检结果:系机械性窒息死亡,可确定为自缢 镜头中, “他”是这么死的 用左手摸出纸币 12月11日19时29分—— 邢鲲站起来,背对探头,用左手在左后兜里摸出一张纸币 用纸币打开手铐 12月12日4时52分28秒—— 邢鲲的手铐被他用折叠的纸币成功打开,其右手已能自由活动随后,邢鲲走出监控范围,在监控区内消失 掏出夹带的鞋带 12月12日4时55分19秒—— 邢鲲从盲区里走回来,坐下后用右手拉开了外套右侧口袋拉链,掏出夹带的鞋带 第一次自缢失败 12月12日5时20分46秒—— 邢鲲突然从左前侧跌落入监控范围“第一次上吊未成功,跌落下来”昆明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姚志宏解释 入盲区再次自缢 12月12日5时21分28秒—— 邢鲲站起来向监控区正前方的门边走去,“一分半钟后,邢鲲进入监控盲区”姚志宏解释,邢鲲再次自缢 -前因:为何被抓 16日,昆明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通报案情:12月11日上午,在市体育馆附近,当游戏机的失主认定邢鲲所售的游戏机为自己的失窃物时,为了制服和防止邢鲲逃跑,失主解下邢鲲的皮带和鞋带,将其面部朝下捆绑报警后来,邢鲲被移交至小南门派出所 -后续:警察停职 16日,昆明警方通报称,派出所按照程序规定对邢鲲进行了安全检查,在将其送入候问室之前,经过检查没有发现被夹带的鞋带,邢鲲随身装的纸币也没有被查出警察在工作中存在不细致、不认真,工作责任心不强的问题 事发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