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酷刑受害者:我要站出来说话(1)

时间:2017-08-03 15:08:18166网络整理admin

刘华自述;郑容记录整理 刘华写的劳教日记(本人提供) 编者按:刘华,一个普通中国农民,曾因上访被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中,期间想尽办法偷偷记下《劳教日记》,后用各种方式包括用女性身体将日记秘密带出,这些高墙内原生态的散乱信息,拼凑出来的内容震惊中外,揭开了劳教所的黑幕一角,成为当年推动劳教制度废除的关键案例之一 ***** 刘华与其丈夫岳永进2002年开始带领村民维权,揭发村党支书记非法转卖土地及贪腐,遭受到连番的打击报复,地方政府的官官相护,使他们不得不进京上访,期间,她和丈夫被多次抓捕、劳教,刘华还因与导演杜斌合作曝光马三家劳教所的纪录片《小鬼头上的女人》,遭受刑讯逼供 这对年轻时就已经是农村万元户的夫妇,如今流落北京,被剥夺了基本的生存权但疾病缠身的刘华说:“我为自己维权,老天就不会饿死我我就是过穷日子,我也不怕,我没钱,一年到头我都不买菜,我可以去拣菜谁都不站出来,还有正义吗我要站出来说话!人人都起来抗争,那这体制就完蛋了,就会解体” 一、小时候我背一个小草蛇上学 刘华(本人提供) 我妈说,我是庙里偷跑的花大姐托生的,不好养活我出生在1963年黄历四月初八,这个生日大,是释迦牟尼佛生日,也是大庙开门的日子,这天生的人苦难多后来我给村里老百姓维权,他们就特别恐惧嘛,镇里有个书记就拿我的生辰八字,找个女的算命,算命的说,“你别碰她,别跟她争,她绝对不会服,这个官司打到底也是你们输,她这个人特别有毅力,会坚持到底的”这是后来算命人的姐姐传出来的 小时候我家地不多,因房前屋后有点树,就给定了富农我5岁那阵,吃集体大锅饭,贫农都上小队吃大锅饭,端个碗、盆,分一大锅粥我们只能在小队铁门边,扒著小眼看我也要进去,为什么他们吃,不让咱们吃我妈拽着我,不让我去,我就哭闹,我妈说,“不懂事!咱家是富农,人家是贫农” 我爸1.8米的大个儿,每天一样出工,在小队干活一点不差,只能挣二三等工分,就因为咱家是“富农” 8岁时,小队秋天分笤帚草,扒堆,每家一堆,我家那堆小我问:“干哈他们家大堆,我们家小堆呀”我妈说:“你不懂,人家是队长”“队长就要大堆我也要大堆!”我就上小队队长家,抱一堆就走,小队长说:“这死丫头!为什么把我家的往你家抱!”我说:“你家堆大,我家堆小”我哭,怎么富农就倒楣呀为什么他贫农就多要我妈说,“贫农是好人,这丫头从小就和别人不一样,这么厉害呢!” 小时不知道党不党的,就知道政府坏,那时目标就很明确了,知道一定要反抗,不反抗就受欺负 我刚上学时,说咱是富农孩子,想戴红领巾都不给戴呀,走道都给你隔开,人家贫农走一伴,路上她们拦着我就打一顿,欺负我,回家还不敢告诉我妈后来我就背一个小草蛇或者几个壁虎上学,装在一个罐头瓶子里她们一打我,我就把蛇往她们身上扔,她们吓跑了,我再把蛇捡回来,第二天上学再背上,这样放学我就能一路畅通回家了 全家七口人,吃不饱,我大哥上山东背猪大油、背大馒头、背地瓜干二哥上黑龙江背黄豆,第一回背了50斤,到车站,人一搜是黄豆,说他“投机倒把”,车站就给截留了本来就是借钱弄的黄豆,结果空手回来 12岁时,我放学看游斗“四类分子”,一看那不是我二哥吗让人剃秃了,挂个大牌子,写个“投机倒把”,上面还打个叉,就因为他把槐树干削吧削吧就做了铁锹把,就给抓了游斗! 二、为村民的土地维权 刘华(本人提供) 17岁我就下学了(毕业),然后在小队干了几年活1984年我22岁结婚,然后一直在沈阳苏家屯红菱镇的张良村里做生意 2002年的时候,村书记不告诉村民,就把村里一千亩地给卖了 人家说:“看你们两口子,好赖还做点生意,比我们有能耐,就帮我们写点材料,往上反映反映呗”我虽然不种地,但地也有咱的,他抢、他非法卖,咱是应该要回一点不就是写点材料往上反映吗我想得特别简单 以前也有人到村委会那个大院反映过土地的事,被村书记打了好几个耳光,大伙都在怵他 我觉得也没有什么可怕的我就去找他,和他理论这个事 书记说:“我当了24年的大队书记,我一个吐沫就是一个钉,我就是土皇上” “这回就不让你当钉!”我说,“把你这根针撅折了,你拿什么穿我不路过你这针鼻儿,我告到联合国又怎样”“你告吧,你告到联合国,也要穿过我这个小针鼻儿!” 我说:“我不穿,我越过你,我把你这个针撅折了,拿什么穿你从开始卖地到现在,你有什么法律依据,土地局给你批条了吗你拿得出来没有,你就是抢!”书记的头低下来了 我接着说:“高速公路拨下来这么多款,还有95年救灾款都哪去了这二十多年,你们贪污这么多钱,老百姓都活不下去了,现在你卖地,也牵扯到我的地了,你要有个说法!还有《土地法》呐!” 村里老百姓就说,“噢,咋还有《土地法》呀你咋知道有《土地法》呀” 村里有文化的人太少,我在他们眼里就是有文化的了,虽然我初中没念满,但是我学习非常好,平时爱看书,愿意买书,什么《妇女杂志》啥的,都看我上新华书店,买了一大摞《土地法》,村里一家发一本我自己花钱买,让他们学 那时候村书记他们已经卖了一块集体土地,都盖上房子了我到市里上访要说法,说《土地法》怎么讲的,一条一条的,大队怎么违章的等等,他们认为我讲得有道理,就说:“回去你们扒房子吧,不犯法”于是我回去我就组织村民,把《沈阳晚报》、《晨报》都给弄来了,把房子一天就扒完了 扒完以后,区里和镇里的领导,天天穿个大风衣,戴个大口罩,上那地里挑小石头,因为要恢复成农田地,盖房的砖瓦块要挑出来嘛 当时我脑子就有意识:查账我去沈阳会计所问,他们说查账需要费用,于是我们就抬(村民集资)了6万块钱,二分钱利息抬的高利,让我丈夫代签借用2002年时,村民已经选我丈夫当了村长,我丈夫是村长、法人,他有权利去审那个帐,所以说从头到尾我们都是公允的,是合法的 还得把帐抢出来,会计师才能审查曾经有的村去查账,大队叫人给打成植物人了所以抢帐那天,他们说“刘华你可要掂量好,抢帐就是你拿人家脑袋,人家就会拿你脑袋的”当时我就想,可不能出差错,出差错我不就废了,孩子还小呢 我们先去跟他们要账,不给我就让那书记坐在沙发上,让几个人看着他,我再把所有的电话全给薅下来了,让电话里外不通 抢了帐,装上轿车,往村里小路上走,不上大道,转了几个地方,然后就又换面包车,一路换了四次车,才把这一车将近三十玻璃丝(塑料)袋子的账目,全部拿到了沈阳荣正会计所十二个审计人员审了大半年,查出我们村干部出卖集体土地、违法摊派、侵吞村民水电费和侵占救灾款等,审计发现有问题的金额达260余万元,涉及前任书记王景财及现任书记刘家安等列出审计报表报到公安部后,公安部就说要抓大队书记,但大队书记给公安送了一万斤大米及数万元钱,公安部就不了了之了 但这块地没有让他卖成俺们村靠法律维权,真的把官司给打赢了 区里头还是不甘心,还要卖这块地,说不卖给老张,也要卖给老李,还要卖公章在大队里,我半夜就去村委会,把公章偷回来,找个地方挖个坑埋起来了我丈夫是村长,他们要是抢过公章,扣上公章把地就给卖了,我丈夫也有罪过啊 哪想到他们会设计陷害我丈夫呢2002年12月12号,那时下雪了,外面全上冻了村里一个打更的,故意把村委办公室的地用湿拖布拖,之后把门窗打开,水磨石瓷砖的地,就冻上了薄薄一层冰然后他打电话给我丈夫,说漏水让我丈夫赶去处理我丈夫赶到大队,哪知道地上有冰,大步流星走过去,一兹溜腿就撞到大队一楼中间的柱子上,整个膝盖以下全部粉碎性骨折,三级残疾,左腿和右腿差2寸,不能长时间走路了后来问那个打更的,为什么大冷天拖地还开窗他说是书记让他干的 书记还想要公章,说有个妇女要开流产介绍信,要用公章,让我上大队去我去了说:“村里老百姓选的妇女主任不用,你大队书记又当妇女主任又当大队书记你在违法你看这个妇女要个避孕套哇、要流产哪、要带环,还要找你大队书记,多别扭哇”我说“你要那些避孕套干哈呀”他说我寒碜他,一拳把我打倒,当时我就昏过去了醒过来我就去了他家,脱了外衣就上他家炕,躺下睡觉我说:“我不走了,今天就跟你过了,你不是把我丈夫的腿害残了吗我就跟你过了”他一看确实把我给打伤了,他就报警派出所来了,警察说:“刘华,走,上医院给你看病去,你不能在人家待着”我说我丈夫让他害残了,他还把我打了,我就跟他过了,我就不跟我丈夫过了他们傻了,都过来哄我上医院去看病 一天半夜12点,我正睡觉呢,一个电话把我弄醒:“我告诉你刘华,你再告,我把你脑袋拿下来!”是大队书记的侄子张富强我马上打了110,010-110,北京的110北京转到了省公安厅省公安厅的公安开着七八辆警车就去了他家半夜1点,他家转圈全是警灯闪,张富强一下子就毛了警察把门踢开,进门就拽他脖子:“你他妈大半夜去打恐吓电话,你知道刘华把电话打到哪了打到北京,北京转到省公安厅了,我们还活不活了,为你小破事省公安厅都别睡觉!”霹雳吧啦把他揍了一顿 后来书记又打了我一次,经过沈阳市法医鉴定“轻伤”,“轻伤”他就得坐牢啊,但官官相护,派出所所长包庇他,也不追究,就给他一个“警告”完事,还弄个笔误,说我把大队书记打了,我还得给大队书记拿二百块钱这事谁能服哇,我被打了,我还要给他钱!我当然要告他!我就上北京告状那时我丈夫正在当村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