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鸣杂志 江系常委:反腐使党内外畏难悲观(图)

时间:2017-12-05 15:02:03166网络整理admin

近期中共官场又有新剧出台,先是江派政治局常委张德江、张高丽联署向政治局常委会提特赦贪官议案,指党内外对反腐败工作普遍产生畏难悲观,习近平则回应:特赦腐败是政治自杀;紧接着,江派前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受审,400多份证据只审了三个半小时就结束,而检控官一直说刘认罪态度良好,要轻判;刘的辩护律师则反称,刘没有重大立功表现对于检控官和律师立场错位,有资深媒体人士指出,其实是在告诉刘背后的老大,刘志军什么都没招因为刘志军的贪腐不是他个人的行为,是背后隐藏着各种利益集团的牵制,是体制的必然 张德江、张高丽提贪腐“特赦”动议案 据香港《争鸣》杂志报导,5月10日、11日,由张德江、张高丽等联署提出的〈关于强化廉政建设制度化,特赦在限定时问内自首的经济领域违纪、违法公职人员的建议〉特别提议案在中共政治局常委会、政治局审议、讨论 张德江、张高丽还要求如果该提案通过审议后,将于6月底召开中共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审议通过该决议案,并交中共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一条特别的法律条例付诸实行 张德江、张高丽等人提出“特免”、“特赦”动议案动机是由于:腐败违纪、违法的情况远比所想像、所掌握的要严峻、复杂、恶化;党内外对反腐败工作及进展普遍产生畏难、悲观情绪 据报导,该提议案被否决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审议后表决中只有张德江、张高丽赞成;而习近平的回应是:特赦腐败是政治自杀 值得一提的是,在张德江、张高丽联署提出的特赦贪官特别提议案被否决不久,天津官方将一直掩盖涉及资金高达数千亿元的私募案“端出来”,直指张高丽日前,深航案庭审结束,张德江在其中的角色也将“浮出水面” 中共党史专家:中国腐败高峰是江泽民时代 日前,海外一家中文媒体采访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的智囊、赵紫阳的核心幕僚、82岁的阮铭时称:中国腐败的高峰,还是江泽民时代 阮铭在接受一中文媒体采访时说:我觉得邓小平最开始的设想,说“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他的目的还是要走向“均富”倒是江泽民的“三个代表”更坏他跑到华尔街去敲开市钟,把高盛引进中国,压低农民工的工资,让圈地的地产商发财……中国腐败的高峰,还是江泽民时代他的儿子、李鹏的儿子也都是那个时候起来的 阮铭指出,说中共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谁是“先进生产力”过去说只有劳动创造价值,当然不全面,但是到了江泽民时代,变成劳动不创造价值,只有资本才创造价值——只有华尔街创造价值后来爆发金融海啸,我看追祸源就要追到华尔街和江泽民 江派前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受审,检控官一直说刘认罪态度良好,要轻判;刘的辩护律师则反称,刘没有重大立功表现有资深媒体人士指出,其实是在告诉刘背后的老大,刘志军什么都没招因为刘志军的贪腐不是他个人的行为,是背后隐藏着各种利益集团的牵制,是体制的必然 证券史上第一案:江泽民儿子涉1.2万亿金融贪污案 6月9日北京当局对中国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进行庭审,刘被检方指控受贿和滥用职权罪,收受11人钱物受贿6460余万元,共涉及400多份证据,但只用了三个半小时庭审就结束了 美国之音报导说,中共当局对刘志军的庭审与其说是审判腐败,不如说是腐败的审判,因为当局不是要追究刘志军天文数字的贪污事实,而是千方百计替他打掩护 时事评论员赵培表示,因为刘志军的贪腐不是他个人的行为,是体制的必然,实际上是背后隐藏着各种利益集团的牵制 赵培表示,检控官和律师立场错位,其实是在告诉刘志军背后的老大,刘志军什么都没招刘能够升到中央一级当部长,是走江泽民的路江的儿子江绵恒的网通公司把铁道部下属的通讯局和铁通公司给合并的时候,刘志军一分钱没要,把几千个亿的国家资产并到了网通公司,给了江家一个大礼其实案子最后牵连的是江泽民的整个贪污体系,检控官和律师的错位恰恰是在掩盖背后更大的罪恶 维基解密网曾披露,江绵恒担任上海联合投资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并通过该公司先后投资中国网通(CNC)、上海汽车工业(集团)总公司、上海机场集团公司、宏力半导体、上海微创软件有限公司、凤凰卫视等企业,出任董事会副董事长,另外,该公司还获得中国股票市场战略投资者地位,在多家上市公司占有有影响力的股权比例 江绵恒的董事头衔多得数不清,上海若干重要经济领域他都染指甚至上海过江隧道、上海地铁的董事会,他也有份 据海外网站引述中央办公厅消息人士透露,江绵恒的得力干将张春江借江家势力,兼并铁道部的通信系统,而且在奥运会期间拿到全部的电视转播权,使网通公司迅速变成拥有几千亿资产的大公司张春江把上百亿之多的大量公款敛进自己的口袋 《苹果日报》报导指出,张春江当时所在的网通能够吞并中国电信北方10个省区的资产和业务,是因为网通幕后老板是江绵恒中国电信每年1500亿美元的盈利,江绵恒分了一大半 江绵恒牵涉中国近年多起最重大贪腐案——“周正毅案”、“刘金宝案”、“黄菊前秘书王维工案”、中国最大金融丑闻、涉案金额1万2千亿的“上海招沽案”等,这些案件都涉及到天文数字的贪污受贿、侵吞公款 2008年12月18日《新京报》报导,美国司法部披露,西门子公司“行贿门”事件,通过对中国官员行贿,以得到超过10亿美元的7个地铁专案据披露,中方涉案人员是曾在西门子公司工作的江绵康 曾庆红儿子一次就侵吞90亿美元国有资产 张德江、张高丽所指的反腐使党内外畏难悲观典型个例应首推江泽民“大内总管”、前中共国家副主席曾庆红 海内外媒体近几年来大量报导曾庆红家族贪腐恶劣情况,使得曾庆红也自知身处“险境”,十分沮丧据香港《争鸣》杂志2013年5月号消息说,近日,曾庆红在江西省政府宾馆借酒浇愁,喝“古井”白酒一瓶后摔酒杯骂娘、吐槽说:“来世不入党、不革命、不当官、不结婚、不要钱”并说,“那就太平了,没人会骂,没人会眼红,没人会掘祖坟” 据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网站2012年5月30日发表《悉尼晨锋报》驻北京记者加内特(JOHNGARNAUT)的长篇报导披露,曾庆红的儿子曾伟利用权力化公为私一次性侵吞90亿美元的国有资产文章说,该事件在2007年被《财经》杂志踢爆,它是国有资产秘密私吞最大事件 文章还揭示,经过数年的权力交易,曾伟几乎取得了中国经济各个领域盈利的丰厚合同,从煤矿到股市到百货商场,他积累了大量的金钱,并买下澳大利亚价值3,200万美元的豪宅 据悉,在曾庆红担任国家副主席一职期间,曾伟除了插手上海大众汽车、东方航空、北京现代汽车等公司,获取巨额佣金外,还在北京开了一家基金性质的公司,主要是通过内部管道获知都有哪些公司欲“股份制改造”并上市发行,然后其公司会主动锁定那些公司,与他们联系,“协助”这些企业顺利上市,同时通过获取原始股获得巨额回报曾伟做生意的格言是:“一笔项目的进项少于二个亿,免谈” 据刊登在香港杂志《争鸣》2010年11月刊,〈曾庆红家产百亿元──众元老批曾富豪是伪君子〉一文披露,曾庆红家产上百亿 《外交政策》还报导说,曾伟的成功说明了中共政权大老利用这个独裁体制谋求个人利益的能力,并且嘲弄了中国的法制 最近《大纪元》独家获悉,曾庆红、江泽民家族还和台湾商界、政界互通,通过愚弄中国和台湾民众,耍弄国家政治、军事政策来为家族洗钱,内部秘密拟定在胡锦涛执政时期玩弄恐吓台湾、刺激局势,然后再通过所谓谈判“妥协”等手段收黑钱,以及与国际商人勾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