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内瑞拉高铁成废墟 中铁75亿美元打水漂

时间:2019-05-22 04:09:00166网络整理admin

近日,有媒体披露,由中国承建的委内瑞拉高铁项目彻底停摆,成为废墟这是中国高铁在沙特、墨西哥遇挫后,“走出去”战略再一次折戟巨额资金打水漂,我们不得不问一句,这是为什么 委内瑞拉这个国家,没有条件建高铁 高铁,谁都知道是个好东西,但好东西既有代价,也有门槛总的来说,一个地方想建设高铁,需要同时满足三个条件:1.有足够的资金;2.有较大的人口密度;3.有充足的电力供应 这3个条件,具备其一或其二,难度不大但同时具备,且有意愿修建高铁的,实属稀缺所以,一旦有哪个国家的高铁项目放出风声,各大国际高铁巨头就会闻风而动在2009年以后,这支庞大的竞争队伍里,开始出现中国的身影 但是,委内瑞拉的高铁项目,来得非常天马行空他们既没有钱,也没有人口密度,更没有电力供应但是他们想要高铁 在2005年的时候,委国前总统查韦斯提出一种理论新高度,叫“21世纪社会主义”主要宗旨是把一切可以国有化的都国有化在原油还可以卖出好价格的当时,这种逆潮流而动自寻死路的执政方式,还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恶果但是在08年至09年石油价格暴跌以后,让委国难以承受的通货膨胀和财政赤字开始袭来 正是这个时候,中国和委国签订了高铁合同 但这还不是问题的关键即使高铁排除万难终于建好,它也跑不起来我们知道,高铁皆为电力牵引,耗电量巨大而委内瑞拉以缺电闻名09年时,委国就遭受过一次大面积电荒,时至今日,委国缺电缺到什么程度呢总统马杜罗呼吁:1.公务员一周上2天班就够了,省电!2.女性洗头后,自然风干最漂亮(吹干费电) 委内瑞拉居民晚上炒菜,都只能点上蜡烛,没电啊! 客观一点说,委内瑞拉这个国家,现在全部的经济活动基本崩溃民众脑袋里想的是,我今天提前5个小时出门,去超市排队,能不能买到玉米粉高铁对他们而言,太奢侈,不荒废是不可能的 但中国让这种不可能成为可能 2009年,中国中铁与委内瑞拉国家铁路局签订合同,承建迪阿铁路(从迪那科至阿那科)这个项目没有启动任何招标程序,无人和中国公司竞争所以,有不少媒体在报道时,似乎夹带了点私货,说中国是“援建”委内瑞拉高铁 这么说,官方可不承认中国中铁说得清清楚楚,他们是“承建”,并且自诩为“中国高铁全面走出去的第一案”既然不是援外,那么这就应该是商业行为 在没有任何资金保障的情况下,中铁毅然开工 但这件事,真的太不商业了合同是2009年签的,可直到现在,委内瑞拉也没有解决资金来源一直是中铁在到处找钱,而中铁在官网上是这么说的:“(在没有收到工程款的情况下)兑现承诺,不仅有助于展示中国企业高度负责的良好信誉,还可以扩大影响力”中铁克服“环评困难、工会干扰、货币贬值、物资匮乏、治安恶劣”等问题,展示着中国企业的国际形象 行吧,就算中铁在做慈善,但能撑一时,也撑不住一世眼看委国经济越来越差,拖欠的工程款越积越多,连中方人员基地都遭到洗劫,中方彻底放弃这个项目,自是必然 委内瑞拉高铁项目荒废,是一定会发生的,换成其他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答应给委内瑞拉建设高铁为什么委国命这么好呢主要有两个原因其一,出身好它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去年6月,在委国有180亿美元贷款没有如约偿还中国的情况下,中国再次借出50亿美元给委内瑞拉这样看来,一个总造价75亿美元的高铁项目也不是大事其二,机遇抓的好,高铁合同签订的2009年,被称作中国高铁走出去的“战略年”,原铁道部针对不同个国家成立了十几个工作小组,很多部门也都发了宏愿 “走出去”固然好,但商业常识应该置于第一位 首先需要肯定,不管是高铁、动车,还是什么海外投资项目,如果能通过正常的商业模式,参与竞争,顺利胜出,这当然是好事但毕竟是“走出去”,不是“送出去”,尤其是基础设施建设这种周期长、造价高、投资回报慢的项目,商业逻辑、常识,应该是首要考虑因素就委内瑞拉为例,这是一个只能自己和自己玩儿的国家,凡是和它做生意的,不论是军火贸易还是基建工程,基本都中招 和这种国家做生意的风险,并不难判断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提供的数据,2009年,委内瑞拉主权综合风险在110个国家中高居第105位,倒数第六而就在这年,中国和委内瑞拉签订了高铁合同这显然是和国际主流判断大相径庭的决策 很多人应该还记得中国高铁“走出去”另一个失败的案例,同样发生在拉美国家——墨西哥2014年11月,墨西哥官方宣布,中国铁建拿下了该国的高铁项目但仅在3天之后,墨西哥又取消了这一高铁投标结果导致很多中国人非常气愤 其实,应该庆幸这个项目是否合适,本身非常存疑要知道,中国铁建承担墨西哥210公里高铁建设的合同额仅为178亿人民币可以参照的是,117公里的京津城际高铁的建设费用是197亿元专家测算,如果墨西哥高铁项目真的上马,中国铁建的亏损至少在百亿以上 很遗憾,这次委内瑞拉的项目,就没有这么幸运早期的投入,已经无可挽回墨西哥和委内瑞拉这两件事说明,在各种海外投资的项目中,不仅关于风险判断的国际主流意见没有起作用,而且明知亏定了也在所不惜这种决策逻辑,显然并不来自企业,而是来自国家意志 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认为,很多国家可以“用资源换高铁”这个资源是指什么呢是指大米和石油可只要稍微想一下,大米和石油,都很便宜,在国际市场上也可以轻易通过交易获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