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式金融危机在中国卷土重来?

时间:2017-08-04 04:02:38166网络整理admin

  中国信贷扩张速度已超美国金融危机前   投资者通过做空债务规模上升且房价飙升的经济体曾赚得巨额利润,他们从做空为房价上涨提供资金的银行类股中获得的利润尤其丰厚   现在这些投资者将目标瞄准了中国一些投资者将中国目前的情况比作2007年的美国另一些投资者则提到了日本1989年房地产泡沫破灭前的日本看好中国经济的人士承认中国存在上述风险,但表示中共政府拥有化解这些问题的资金和经验   直到不久前,看空中国的投资者还占据上风,中资银行股价下跌;以股价与账面价值比衡量,中资银行股一度跌至各主要经济体中的最低水平但中国经济和股市近期出现回升尽管这些看空中国的投资者警告中资银行的不良贷款正在上升,并称中资银行将不得不增加资本金,但自7月3日以来,反映中资银行走势的恒生H股金融行业指数已上涨17%   在美国房地产市场泡沫破灭还记忆犹新的情况下,不看好中国经济的人士认为中国经济存在类似的情况瑞士银行(UBS AG, UBS, UBSN.VX)资深独立经济顾问George Magnus表示,中国经济当前状况与美国当年的相同之处在于,都是通过巨额信贷投放的方式来刺激经济,而不是去寻求更好的经济增长动力,并且收入差距日益扩大Magnus称,这些都是一个国家处于相对较严重金融动荡阶段的警示迹象   不过Magnus表示,一个关键的不同之处在于,在西方的经济危机中,政府的反应是对危机的否认或完全忽视;而在中国,由于政府控制经济,且中国决策者们已经目睹了美国经济泡沫的破灭,中共政府将能够以西方国家无法动用的办法来应对,但这并不意味着不会造成任何负面冲击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数据,中国企业和家庭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已从2008年的120%左右升至目前的逾170%这些数据中还不包括中国金融企业的债务   美国在2001年至2008年的信贷规模膨胀期间,企业和家庭债务占GDP的比例从143%上升至177%而在1989年之前的10年中,日本也经历了一轮类似的信贷扩张经济学家们表示,债务的快速上升(而不是绝对债务水平)是导致未来危机的决定性因素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首席亚洲经济学家Mark Williams表示,据他所知,任何债务出现如此大规模上升的国家中,没有一个幸免于某种形式的危机不过,Williams并不认为中国很快会出现这种危机,而中国危机的形式可能是数年缓慢的经济增长,而不是一场金融崩溃   中国经济令人担忧的一个领域是中国的银行业与美国当年的情况一样,近几年来中资银行的相当一部分信贷增长是来自于表外信贷规模扩张中国的情况是银行理财产品和其他产品,这些产品使得中资银行能在监管部门三令五申降低信贷增速的情况下依然能够继续大规模放贷   影子银行的信贷增长基本上都处于中国监管机构的监控范围之内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亚洲区首席执行总裁白承睿(Jaspal Bindra)表示,中国监管机构知道影子银行的存在已有一段时间,而且影子银行有段时间还曾经得到默许,但之后监管部门发现影子银行已演化到一种被滥用的程度   中国银监会官员5月份向白承睿表示,今年新增贷款中很大一部分来自影子银行系统,这些贷款由银行发放,但却不在其资产负债表中体现银监会担心的是,如果透过理财产品发放的贷款变成不良贷款,会削弱银行的资本充足率监管者和投资者都预计银行将把这些贷款转回表内   白承睿称:“他们非常清楚也非常公开,并不是私下跟我说,像是什么秘密似的他们可能告诉了去他们那的所有人他们知道发生了什么”   6月份,中国银行系统出现了钱荒,再度引发了有关像美国2008年和2009年那种信贷市场失调可能对金融造成严重破坏的担忧此次钱荒是央行有意为之,目的是为了抑制影子银行体系信贷失控的状况虽然钱荒引发了市场动荡,但在央行再度出手向市场注资之际,情况有了缓解这也表明,监管者了解金融系统出现的问题   另一个不同点:美国的泡沫源自住房抵押贷款在中国的购房热中,买家付出的大部分是现金新增信贷主要是对开发商、企业和地方政府的贷款,部分贷款有政府的隐性担保   Lombard Street Research宏观经济研究部门负责人Diana Choyleva表示,住房市场不会出现大崩溃   与印度和巴西等新兴市场国家相比,使中国情况稍好的因素是中国是个净储蓄国多年来中国的经常项目一直是盈余,意味着中国自己的储蓄足可以应付债务的增加因而如果中国的债务恶化,它可以自救   渣打银行的白承睿称,他认为不同点就是,就算中国真的是杠杆过高,也基本上是政府的杠杆过高中国所有大银行都由政府掌控   对比一下日本的情况最相似的是在债务和房价不断上升的同时,银行却又似乎非常愿意去讨好借款人在坏账开始增加时,日本政府允许银行先不去管这些问题,这使银行资本金不足,无法放贷   摩根大通(J.P. Morgan)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朱海斌表示,日本没有爆发过系统性危机,但金融业的问题是被掩盖了的他说,虽然陷入困境的企业借款者们最终还清贷款的可能性很低,但银行依然会对贷款进行再融资,这就催生了僵尸企业和僵尸银行,经济中几乎没有新投资   他担心,如果不对银行业和企业进行改革,中国可能会拖延整顿经济所必须的债务重组朱海斌称,对中国的影响可能更严重,中国不像日本那样富裕,因而对问题也不会有那么大的承受力   日本经济一直处于停滞当中,但由于社会保障体系较为稳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