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老板欠亿元债务突然跑出国 身份神秘 图

时间:2017-08-05 10:03:42166网络整理admin

姬姬美容院老板杜洋 月底借月初还,2分、3分、4分、5分……高额利息诱惑了众多“投资者”可一夜之间,大荔县放贷的美容院女老板杜洋突然失踪,10多天来,数十人前往她家讨债 根据各方数据,华商报记者统计,杜洋所欠债务过亿元而许多讨债者本身也背着债,其身后都有数位亲朋好友,一些人担忧,此事件不仅会影响到当地经济,其连锁反应也会一触即发 拥有70多万人口的大荔县,近期因一个美容院老板而备受关注这个女老板叫杜洋(小名姬姬),她的突然失踪,使得身后数十人站出来称自己被骗,华商报记者统计,被骗者以女性居多 姬姬的父亲则称,这些被骗数百万者,只是“小储户”,一些身价在千万以上的“大储户”都未浮出水面,他们因为各种特殊身份和钱财的来路,潜水观望 每到月底借钱,自称是帮信用社完成任务 经常去姬姬美容院的丁白(化名)此前一直很羡慕姬姬,“这个女老板太有钱了,经常带着一群女人出入高档餐厅和KTV,你说她哪来那么多钱”数天后,这个女老板失踪了 11月14日,在大荔县,一位姓王的女士告诉记者,是她最早发现姬姬失踪的 王女士在多年前就认识了姬姬“这个女人能力惊人”王女士说,姬姬今年36岁,从今年初开始,姬姬总向她借钱,说是为了完成任务,大荔县信用联社每到月底都要在外面找钱临时“冲账”“就是让大家在月底将钱存入某个镇上的信用社,次月月初取出,一般三五天就可以” 王女士开始觉得没多少风险,因为姬姬说,只要每个人在这个信用社用自己的身份证开个账户,将钱存入各自的账户即可 一开始,王女士是10万、20万的存,后来就是100万、200万姬姬也给大家承诺,每100万元,只要过个月底就给5000元的利息“姬姬很守信用,每到月初都能将钱还给大家,也能按约定付利息”王女士说 今年10月底,王女士按照姬姬的要求,先后存入了400万元令王女士后悔的是,这次她将这笔钱存入了姬姬的个人账户王女士说,姬姬告诉她:“要帮忙就来真的,不能像原来一样存入自己账户,这次都要存入我的账户,我再转给信用社” 早晨还在帮人办婚礼,晚上突然失踪了 10月30日打入400万后,王女士开始等待按姬姬的说法,三五天后,也就是11月初,她就能赚2万元 “这些钱也都不是我的,都是问朋友借的,我答应每100万给他们4000元”王女士说 今年40多岁的王女士是大荔县城的个体户,她的钱大多来自身边的个体户朋友 11月1日,王女士就开始给姬姬打电话,姬姬说信用社1日到3日系统升级,只能4日才能取出钱4日姬姬又告诉王女士,“年底了,最近紧张,明天给你” 5日上午11时,王女士又给姬姬打电话,她说自己正在帮忙扎婚车“姬姬说自己是这个朋友孩子的媒人,等婚礼完了就还钱” 中午12时50分,王女士再给姬姬打电话时,是她老公接的“姬姬的老公何某说姬姬出去没拿电话”,王女士觉得,这是在打掩护直到下午5时,何某告诉王女士,姬姬一直没回来 “现在回想起来,姬姬此前已经露出破绽,只是我没有发现”王女士说 10月底,姬姬就拼命给身边的朋友打电话,说信用社年底任务紧,让大家帮忙筹钱,而王女士发现,姬姬出的利息高达2分、3分、4分、5分……“只要你能筹来钱,要多大利息她都答应”,王女士说,高额利息让大家最终没能经得起诱惑 从11月6日开始,感到大事不妙的王女士就住到了姬姬家,她认为姬姬拿着她的400万元,跑了 讨债者在女老板家中死守,却不愿透露身份 姬姬失踪的消息11月5日就在大荔县炸锅了大家蜂拥而至跑到她的美容院讨说法 这个美容院位于大荔县北街和教育路丁字的东南角5层楼,一楼是楼梯,二楼是美容院,三楼到五楼是姬姬自己家住的 11月13日,记者来到这里,美容院照常营业一个约30平方米的地方,装修考究,有人正躺在床上敷着面膜一位女性工作人员说,姬姬每到月底和他们算一次账,他们将营业款上交,姬姬给大家发工资但最近好像出事了,许多人过来讨债 在许多人眼里,这整座大楼就是姬姬的房产除此之外,大家还知道,姬姬在大荔县东府广场附近有一个2层的超市和一辆大荔县到西安的大巴车 美容院、大巴车、超市,成了大家心目中对姬姬值得信赖的抵押物 从11月6日开始,陆续有一些人到姬姬家讨债其中包括冯女士,她在姬姬美容院做美容好几年了冯女士说,自己从今年开始帮助姬姬完成信用社的存储任务,后来也借给姬姬钱,“开始是十万十万的借,后来就是百万百万的了”冯女士总共借给姬姬300万元,姬姬给她的回报也在不断上涨,开始100万只用一个月底,回报是5千,后来涨到1万据她所说,姬姬曾在10月底疯狂打电话借钱而对于长时间的借款,姬姬给的利息也是从开始的2分、3分,最后给到5分 5分是什么概念呢?“就是1万元每年6千元的利息”一位参与借款者说 小强(化名)是众多采访者中,记者唯一见到的男士 小强说自己是干餐饮的,多年前认识了姬姬,他说刚认识时,姬姬就要他的电话,然后就是请吃饭许多借钱者都有这样的遭遇,“姬姬很大方,在朋友聚会时认识新朋友后,就主动要对方电话,接下来就是请吃饭,唱歌然后就是借钱,高利息引诱” 小强说自己的200万大多是找朋友借的,他很担忧,如果这些钱还不上,就得拿车和房子顶债11月14日晚上,从姬姬家出来的小强带着媳妇离开,一种无奈和后悔,随着他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从11月6日开始,“姬姬美容院”上面三楼的家中,就入住了大量的讨债者他们挤在长条沙发上,盖着被子,讲述着被骗遭遇在骂姬姬的同时偶尔讲个笑话,随后,又是沉默…… 记者采访中,这些讨债者一直不愿透露自己的身份“我们宁愿不要这笔钱,也不会说出自己的真实姓名”一位讨债者说 数十名债主“保护”着她的儿子 姬姬14岁的儿子,无疑是这次事件的受害者之一“我很想上学,也很想妈妈”姬姬的儿子说这么多天了,虽然孩子就在家对面的学校上学,但这段距离对他来说,是那么遥不可及 “这么多人轮番死守着不让孩子出去,孩子有什么错呢这不是软禁我们么!”姬姬的父亲杜某说,孩子每天吃饭都是亲人买好送上来对于杜某所说的“软禁孙子”一事,一些讨债者却不这样认为,“我们是在保护孩子,万一孩子跑出去被人害了怎么办” 杜某目前最担心的就是家里出现意外,“一旦这些讨债者情绪失控,可能会有人员伤亡”杜某说,一天晚上,不知谁停在自己家门口的两辆车玻璃都被砸坏了 对于“软禁”一事,杜某多次向大荔县公安局报警,“一晚上警察出警3次也没办法”一位讨债者说,警察如果将孩子带走,也将我们一起带走算了“我们都不敢回家,因为我们的债主也在家里炕上睡着”今年60岁的杜某是个建筑工,有两个女儿,大女儿是会计,在澳大利亚工作多年来,他都是在国内住一年,又到澳大利亚住一年“基本上都是给人家干些装修活挣点钱” 欠了上亿元的债,父亲家门外贴《告储户书》 11月15日,杜某将记者叫到卧室,讲述了他所知道的事件过程“娃太累了,又是超市又是大巴车,还给银行揽储,每天忙得见不到人”,杜某说,事情发生前,他竟不知道女儿捅下这么大的窟窿,“我知道娃最近经济紧张,我打工赚的6000块钱都给了她” 大约在15天前,杜某最后一次见到女儿“我在附近打麻将,身上就剩100元了,怕不够,就打电话给姬姬姬姬很快送来1000元就走了” 杜某说话时双目呆滞,看似欲哭无泪“他是装的,他什么都知道”,外面一讨债女子说 事情发生后,杜某给女儿打过两次电话,“你一定要回来面对现实,将这些钱的去向说清楚,给大家一个交代” 姬姬告诉父亲,她总共欠约70人的钱到底有多少钱呢?杜某说姬姬没有告诉他,但是最近几日来家讨债者有三四十人,钱数都在百万以上,他估计欠债总额高达上亿元“这些都是小户,许多大户都不过来”,姬姬的父亲说据他所知,有一个大户放在姬姬处的钱约2000万,可能还有更多的此间,杜某突然将门开了一个缝,指着客厅里一个女的说,“她的钱数就有几千万,但是她只能说几百万,不敢说实话” 杜某说:“据我猜测,但是没有证据许多大户可能身份特殊,都不敢出面要” 看到家里不断出现的讨债者,杜某在门外贴出了《告储户书》:存户朋友你们好,现已报公安,计划将姬姬叫回来,我相信姬姬,钱在,她自己没用…… 令杜某没想到的是,告知贴出去没几天,一楼大门的锁子都被人换掉了,“我们每次出门都要问家里的讨债者要钥匙” 女老板丈夫否认因躲债恶意离婚 11月15日上午,当地一家较大的超市办公室内,姬姬昔日丈夫何某坐在电脑前 对于他和姬姬离婚的时间问题,何某说:“我们离婚了,到底是什么时候离的,我不愿回答”虽然没有透露具体时间,但他没有否认是在10月底离的婚,“我们早都分居了,只是最近才领的离婚证”何某说,离婚后,10岁的女儿他带,儿子姬姬带“家里的事都不归我管特别是经济大权,都是姬姬管理”何某说,他平时在西安家里负责接送女儿上学,其他的事都由姬姬打理 “我真不知道,这伙人哪有这么多钱”,何某对姬姬能吸引这么大的资金表示震惊“她在外面干的什么事我都不清楚,也不给我说,此前超市我找了一个职业经理人照看,最近听说姬姬出事了,我才回来看看”,何某说 何某一再强调,“这个超市的法人代表是我,和姬姬没关系所以也没人找我讨债”对于姬姬携款逃往国外的说法,何某是这样认为的,“姬姬本来被大户的高额利息逼得很烦,所以就前往国外散心,没想到走了之后,就有人传闻说她携款潜逃所以她一怒之下就不回来了,既然你们说我携款潜逃,我就真不回来,看你们怎么办” 警方称如涉及刑事犯罪,会引渡回国 关于姬姬的去向,在她失踪后讨债者已经开始追查:“11月5日,姬姬在参加完婚礼后就去了广州,然后从那里飞往澳大利亚” 华商报记者核实,今年暑假期间,姬姬前往澳大利亚约10天时间这次去澳大利亚,被许多人看做是姬姬为后面事情做的前期预谋 11月14日,大荔县委有关部门称,目前已有10余人到大荔县公安局报案涉及金额有2000万元大荔县公安局称,目前已经确认姬姬跑到了澳大利亚,该事件属于刑事案件还是债务纠纷,目前警方正在摸底、调查,如果涉及刑事犯罪,他们将会引渡姬姬回国 但知情者说,姬姬已经和大荔县公安局一位副局长通过电话,表示近日愿意回国自首 而华商报记者掌握的一份20人联名控告者的名单中,涉及的资金高达7千万还有个较大的储户,知情者说他的个人资金就达4000万元,但记者多次联系未果昨晚,大荔县信用联社主任吴建刚对记者说,此事和大荔县信用联社无关此前,信用联社确实因为内部系统升级停业两天对于外界传闻的信用联社5职工因此停职之说,吴主任称:没有此事! 姬姬的巨额资金到底去了哪里?其父杜某说:“姬姬电话中告诉我,这些钱都付了高利贷的利息,她没有拿走一分钱”姬姬离开后,其堂哥在家中照顾家人,看着讨债者,这位堂哥透露,他听说姬姬最高时候高利贷的利息达到2毛2 杜某说,他听说有的时候为了还前面的高利息,姬姬揽储给人家出的利息确实都有1毛钱了“姬姬曾在电话中说,是大户逼走了她,他们说的话很难听,如果利息还不上,后果很可怕” 姬姬到澳大利亚后,还和许多讨债者保持微信联系她央求大家放过她的儿子,她会回来将钱还给大家的 >>律师提醒 如何识别和防范非法集资行为 根据集资行为是否符合法律规定和财务可持续,分为理性集资和非理性集资理性集资一般为内部集资、合作、合资、合股等,非理性集资行为一般界定为非法集资或者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普通老百姓如何识别非法集资、有效防范风险?记者昨日采访了北京市惠诚律师事务所西安分所律师李江波 李江波介绍,首先,判断集资回报的合理性目前银行存款年收益3%左右,银行理财产品年收益一般在4%~5%左右,信托理财7%~10%左右各行业平均利润率在2%~30%,制造业最低,大概2%,房地产以及娱乐行业等可达到30%也就是说,如果有人承诺给你的年利息回报等于或大于30%(2.5%/月)时,很可能就有问题 其次,我们来推算一下,假设所集资金直接或间接投入到房地产或娱乐行业,其融资成本应低于25%,加上集资者本身的人员、办公等费用,融资成本应该在20%/年以下才有可能赚到钱(不包括企业短期使用等其他投机行为),也就是说,集资者的成本不能高于20%/年(约1.67%/月),否则等于慢性自杀,其现金流断裂或跑路是迟早的事 第三,一般来说,商业银行、信用社、村镇银行等机构都是可以安全存款的,担保公司、小贷公司、典当行等目前均不能吸收存款这些容易辨别,还有一些隐性变现集资容易让投资人上当一般情况下,要求投资人的资金汇入集资营销机构或集资人关联公司或实际控制的公司时,绝大部分是变相集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