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刀:空置房数据已经不重要

时间:2017-06-01 15:16:16166网络整理admin

今天又有机构抛出数据,全国空置房有6800万套媒体报道,“全国有6800万套空置房,中国住房市场的现状是总量已经过剩,一方面很多人没有自己的房子,另一方面,还有很多人拥有许多空置房”这是中国企业资本联盟、中华博士会主席杜猛接受《国际金融报》专访时表示,中国楼市已经出现典型的“生产过剩”危机而华中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副教授定明捷的一项研究也表明,中国九成左右的非富裕人群,无力依靠正常的劳动收入购买住房有网友又搬出2010年的陈年旧事,要我发表看法,实在是没有什么好说的,但是,不说吧心里总有一个结无法解开,况且那时我有四个QQ,现在只保留了一个,无法找到当时的记录,只能凭记忆整理一下,无法核实真伪对于我来说,公布这个数据的来源一点好处也没有不如不谈,因为这件事涉及当时的副总理李克强,因此我一直闭口不谈如果数据来源真实,说明克强副总理对一切都很清楚,无需我再说;如果数据来源不真实,我更是莫口难辨 2010年11月,我出版了《穷人通胀富人通缩》这本书,从技术上完整的分析了中国房价泡沫的衍生和破灭,主要是用国际经济学家们共同的工具来衡量泡沫的严重程度,主要是房价收入比、租售比和空置率,我在这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调查了深圳、北京和上海三个大城市,历经千辛万苦,了解了第一手材料,并借助我的博客在全国很多城市发动起调查楼盘亮黑灯新闻报道,北京晚报、新民晚报、羊城晚报和深圳的南方都市报等等都参与了行动,可见我的号召力还是不错这么大规模的报道,高层居然没有反应真是奇了怪了 正在这时,我在QQ上接到一个数据,完整的表述是:社科院城调队说,全国660个城市闲置房共有6540万套间,在建房有1250万套间,如果以每套间3人居住的话,闲房和在建房相加共有7790万套,可供2.6亿人口居住我国城镇人口为5.5亿,假设这个7790万套的50%投向市场,就可供1.3亿人口使用7790万套间是社科院从全国各地供电公司调查的数据标准是,每户每月电表零读数,且6个月以上给我传达这个数据的网友还说,我们是社科院临时成立的调查队受到克强副总理委托摸摸家底,看看城市住宅究竟有多大规模 经过半年多时间的调查,我们将结果报给克强副总理办公室,得到的批示是:不予发布可以公开这位网友还说:“我们调查队领导说,克强副总理的批示很耐人寻味,我们琢磨前四个字应该是说不能以我们调查队的名义发布,这一点大家没有异议;后面四个字怎么揣摩都不解其意,所以,采取这么一个办法,请一个民间人士在博客上说一说,而你在民间影响最大,由你来说更合适不过,不能把我们私下的谈话登出来就可以”如果是这样,那我就没有责任了,因为他们调查队只想看看市场反应这样,我的《穷人通胀富人通缩》就以这个数据作为开篇很多开发商在攻击我的时候说,这个数据是牛刀自己编的我的天,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这样胡编数据,就算是我编的也不可能编的这么无懈可击但是,我哑口无言根本无法说现在时过境迁,这个数据已经不算什么,因为中国房地产暴露出来的问题已经远远不只是泡沫问题,而是空城遍地,到处都是房子也就是说,仅仅只是用国际通用的标准来看待中国的房价泡沫在人类的历史上都没有出现过这样我的第一步工作已经完成,尽管确认泡沫的水准已经失去作用,那么,这就意味着这背后有更大的力量在推动泡沫,这种力量是什么成为我自2010年以来一直在研究的问题现在我才搞明白,这股力量是美元 中国660个城市的空置住宅已经远远不止6800万套,还记得2012年初北京市公安局通过上门排查,北京市空置住宅确切数据381万套,大家就应该知道,城市住宅空置了多少至于怎么处理,我们相信高层有自己的办法,再讨论空置问题已经没有意义,一切等待泡沫破灭后再解决吧这可能是中国60多年来第一次爆发的真正的资本主义的危机,也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次 牛刀:中国房价美元 从2003年开始中共政府推出二次房改开始,中国的住宅就成为金融产品,刚开始时,货币没有大量超发,房价与供求关系有关,主要是自住性购买,因此,房价走势比较平缓2009年后央行印钞刺激经济增长,这实际上是正中了美元一个大圈套,这样就形成了“中国房价美元”的新概念这个概念是我研究出来的,因为中国的房价泡沫是中国央行印钞和美元的流动性共同催生的,对中国来说,这是继续维护非理性繁荣;对美元来说,这是一笔远胜于历史上的持续60年的石油美元和持续10年的黄金美元的大买卖,学术一点说,那就是金融战略——中国房价美元具体地说:2003年—2006年,中共政府鼓励楼市金融化,所以银行信贷成为现金流中主渠道,“刚需”因购买力不足,无法形成有决定意义的影响力量2006—今天,银行信贷被限制,使得银行信贷作用减弱;投资驱动,推动了国内国际资本融资进程在次贷危机下,美元寻求利润,大举进入新兴市场资产领域由此,中国房价美元,成为背离于全球金融危机景观的特别风景简单的说,那就是中国房价泡沫是由人民币的滥发和美元的流动性共同推动起来的跨世纪的大泡沫,人类历史上都没有出现过 越战后,美国开始崛起,很大程度上得力于石油美元的金融战略的成功,利用对石油的控制,美元:一、清除了所有的美元的空头,阿尔巴尼亚、罗马尼亚、红色高棉、民主德国以及其他东欧社会主义阵营一直到社会主义的老祖宗前苏联,这些空头的后果我们都看见了,阿拉法特、齐奥赛斯库、波尔布特等等这些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一个一个是如何走上“绞刑架”的,最终受到人民的清算;二、用石油美元控制海湾地区,沙漠风暴,茉莉花运动,又把卡扎菲、穆巴拉克、萨达姆等等一干独裁统治者都赶尽杀绝,全球政治经济文化和文明发展进一步实行大融合,自由市场经济像潮水一样漫向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伯南克时代被全球财经界称为黄金美元的时代,如果以2008年为界,我们很显然会想起,美元指数的创建以来的最低点——71点就是发生在这个时候,主要原因是次贷危机引起的,黄金开始上涨,石油开始下跌,人类的历史就此改变,石油美元渐行渐远,而黄金美元直接影响到中国、印度和亚洲国家,关于黄金美元兴起和结束,必将伴随着一场轰轰烈烈的金融风暴,我在《黄金崩溃》一书讲得很清楚,在此不多说我能够准确的分析黄金泡沫的破灭,也同样能够分析出中国房价泡沫的破灭,因为现在我已经感觉,习李二人已经完全统一了意见,用习近平近来说就是:把价格问题交给市场这句话似乎是对水、油、电、燃气而言,其实暗指房价,也就是说,以后房价是涨是跌政府都不插手用李克强的话来说,我们货币已经够多了,不再加大发钞也就是说,他们不想像上一届政府一样因此而留下千古笑柄而中国房价美元就是诞生在这个时代,其衍生的背景和时间节点上面已经讲了,那么,将如何结束是我们大家都关心的问题,会不会产生石油美元一样的突破时空震撼历史的重大历史事件呢回答几乎是肯定的,那就是也许远比前苏联事件更具震憾力和影响力 前苏联的时代何曾有过黄金从389美元一直涨到1920美元的奇迹可曾有过房价在短短的三年的时间从一万元涨到三万元的荒唐甚至有的房子从七千元涨到七万元只需要六年的事有,这样的事,只能发生在中国更重要的是,我们的货币直到现在有很大一部分基础货币的发行与美元息息相关,那就是我们的外汇占款,也就是说,中国的出口企业出口后,外汇有外管部门统一结汇,而由人民银行印出钞票通过金融机构发到企业流通,而这些企业在营运好的时候会用这些钱继续购进原材料以扩大生产,而这些年房价上涨这是谁都知道,那么,这些企业主不在买进原材料,而是购买房产,这是资金就成为楼市最大的资金之一这种货币及其衍生出来信贷在我们的M2当中占到60万亿人民币以上,似乎只要人民币保持升值,这种外汇占款就会永远延续,可是世界上哪里会有如此好事呢最近,美国通用离开中国,很多评论员评论说因为利润降低的事,完全不是,而是中国的生产成本和生活成本远远高于其他地区和国家,迫使跨国公司全部离开中国,美国的计划是2012年撤回39%,2013年撤回70%,2014年100%撤回,这是一个战略计划,因为伴随着制造业的撤回,跨国公司会推高库存,将库存的商品留在中国,而将资金兑换成美元转回美国本土,这就必然导致资金外逃加剧资金流进中国,人民币升值;资金逃出中国,必然引发人民币贬值11月13日,美国通用撤出中国是一个明显的信号,表明美国在中国制造业基本已经撤完,那么资金外逃的事将会紧随制造业撤出而发生人民币贬值,外汇占款就会枯竭,中国楼市就缺乏最大的现金流,中国楼市一方面将会受到外资抛售的巨大压力,一方面内部发生资金链断裂,这种双重冲击,将会导致人民币和房价一起大跌这个状态比较像1997年东南亚金融风暴 中国房价美元的本质是:这已经不仅仅是中国经济现象,它在美元格局中成为国际职业资本运作的特殊领域,该领域形成三个基本影响中国发展的通道:外汇储备模式,即“进来一美元按照1:6汇率要发行18元人民币”模式,意味着美元成为影响人民币发行特殊机制,该机制并不由我们完全控制,一定意义上,这决定了我们的货币发行权自主性不足,这也决定了,我们很难控制国际资本在中国的布局;‚“美元—人民币”跷跷板,在美元套利资本的推助下,人民币升贬是一种很难受政府力量控制的事情;“美元—房价”跷跷板,在对冲资本推助下,楼市成为谋利的主战场,我们将面对国际职业资本的挑战中国央行应该在国际资本外逃前一次性下调汇率,才能锁住国际资本的疯狂出逃;如果我们不下掉汇率,国际资本的出逃的行动加剧,实际上是在攻击人民币汇率,那个时候人民币的下跌就是被动的,后果更为严重还记得2011年12月,swap开始宣布时,人民币连续12个交易日跌停的事件吗最后还是王岐山出面,花了290亿美元才予以平息现在同样类似的事如果再发生,290亿美元是远远不够的,甚至需要2.9万亿美元才能摆平 美元出逃完毕,中国房价美元这个概念就是完结这叫做有始有终,